构建油气发展新格局 切实保障国家能源安全


来源:   时间:2021-02-23 16:03:05


持续深化改革,立足市场体制机制,不断改革改进石油工业体系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体系不相适应的部分,激发石油企业的动力活力;大力推进混合所有制,在保证国企主体地位的前提下,鼓励社会资本进入石油工业体系;坚持“走出去”与“引进来”相结合,促进中国特色石油工业体系与世界石油工业体系相匹配。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能源安全是关系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的全局性、战略性问题,对国家繁荣发展、人民生活改善、社会长治久安至关重要。

我国是世界上最大的能源生产国和消费国。今年以来的新一轮低油价和新冠肺炎疫情的双重影响,我国石油工业体系受到较大打击;在当前我国油气对外依存度不断增长、国内油气生产成本较高的情况下,社会上出现了一些“采不如买”的声音……如何构建油气发展新格局、控制油气对外依存度增长、确保国家能源安全,是我国石油工业在新发展阶段面临的首要问题。结合《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三卷的学习,我对此进行了跟踪调研,形成了一些思考。

当前我国油气资源安全形势面临三种情形:一是全球油气资源供需总体宽松,但供需格局和市场治理结构在深刻变化。受疫情影响,2020年世界石油需求同比大幅下降810万桶/日,预计2022年左右才能恢复平衡,“十四五”期间石油需求年均增长80万桶/日左右,较过去多年年均100万桶/日以上的增量明显放缓。同时疫情蔓延导致全球油气需求大幅下滑,短期供需严重失衡。传统产油国利益的“减产联盟”力量明显不足,在替代能源快速发展、世界石油需求减速、供需格局深度调整的背景下,全球石油市场波动加剧,需加强供需协调管理。二是我国能源安全总体可控,但油气安全短板明显。我国能源消费呈现以煤为主、非化石能源比重快速攀升的特点,能源自给率总体保持在80%以上。但油气进口规模大、对外依存度高仍是当前及今后较长一段时期内我国能源安全面对的核心问题。2019年我国原油消费量已达6.9亿吨,进口量超5亿吨,对外依存度超过70%;天然气消费量3000多亿立方米,进口量1300多亿立方米,对外依存度近45%。预测“十四五”末,随着炼化产能规模的进一步攀升,原油需求将达7.5-8亿吨,进口量或将达5.5-6亿吨,对外依存度约73%-75%;天然气将继续在有效治理大气污染、积极应对气候变化等方面发挥重要作用,消费在2025年将增至4300亿立方米,综合考虑国内供应态势,进口规模将达到约2000亿立方米(较2019年增加近600亿立方米),对外依存度将维持在45%左右。三是在逆全球化不断加剧的历史大变局下,我国海外油气供应链产业链稳定面临的风险更加突出。受疫情及低油价冲击,资源国主权违约、社会稳定和金融风险高企,增加了我国进口及海外权益产量增加难度。我国原油进口的84%和天然气进口的63%依靠海上,特别是依赖波斯湾、马六甲海峡,海上运输通道风险长期存在。此外,随着美国企图通过“颜色革命”等多种手段掌控中亚地区局势,我陆上油气进口通道安全风险也日益加剧。

因此,必须立足国内,加大勘探开发力度,促进油气增储稳产上产,筑牢“压舱石”地位。要坚持加大勘探开发力度不动摇,促进国内原油年产量尽早恢复到2亿吨并保持稳定,天然气年产量尽早达到2000亿立方米以上并持续增长。继续贯彻“稳定东部、发展西部”方针。西部新区要突出风险勘探,围绕具有战略性、全局性和前瞻性的重大目标,寻求“四新领域”(新盆地、新区带、新层系、新类型)油气勘探的重大突破与发现,确保油气储量持续增长;东部油田稳产要全力延缓老油田递减,围绕“控制递减率”和“提高采收率”两条主线,重点突破关键核心技术,依靠技术创新推动油田开发方式重大转变;攻克深层-超深层油气勘探开发技术与装备,推动深层超深层油气规模效益开发,实施老油田挖潜,确保老油田可持续发展。同时大力推进非常规油气开发。按照“常非并举、有序接替”的原则,稳健发展。立足解决非常规油气资源经济有效动用难题,研发突破核心技术装备,支撑致密气稳步建成投产、页岩气和致密油快速建成投产、煤层气和页岩油效益开发、油页岩和天然气水合物战略突破。2025年实现非常规天然气产量900亿立方米以上,非常规石油产量近1000万吨;2035年实现非常规天然气产量近1500亿立方米,非常规石油产量2000万吨以上,形成非常规油气效益开发的勘探开发工业支撑体系。努力突破深水油气勘探开发。需重点攻关深水油气勘探开发技术与装备,实现深水工程装备国产化,为海上石油产量突破5000万吨,天然气产量300亿立方米提供技术保障。以“一带一路”为重点积极推进国际油气合作,促进油气合作利益共同体建设。“十四五”期间应巩固并扩大能源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增强海外能源供应保障能力,积极稳妥开展推动我国能源技术装备和工程服务“走出去”,不断提升我国在国际油气资源领域的话语权和影响力。在遵照互利共赢的原则下,明确重点合作主体,开展全产业链油气合作。

与此同时,持续深化改革,立足市场体制机制,不断改革改进石油工业体系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体系不相适应的部分,激发石油企业的动力活力;大力推进混合所有制,在保证国企主体地位的前提下,鼓励社会资本进入石油工业体系;坚持“走出去”与“引进来”相结合,促进中国特色石油工业体系与世界石油工业体系相匹配。鼓励中国石油企业走在全球石油企业前列。理论创新,在不断丰富巩固陆相生油理论领先地位的基础上,探索深层、深水、非常规石油天然气勘探开发新理论;技术创新,立足关键核心技术攻关,极大调动科研人员积极性,不断攻克“卡脖子”难题;管理创新,不断改进方式方法,用好市场化机制,增强中国石油企业的竞争力和影响力。

(作者系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中国石油集团原董事长)

  版权及免责声明:凡本网所属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环球光伏网”,违者本网将保留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的权力。凡转载文章,不代表本网观点和立场。

延伸阅读

最新文章

重磅!美国光伏装机量增长24%,新记录 重磅!美国光伏装机量增长24%,新记录

精彩推荐

产业新闻

国网能源院总工程师剖析美国得州大停电原因 国网能源院总工程师剖析美国得州大停电原因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