泸州江前永被套路?江前永为人怎么样?可靠吗?


来源:搜狐   时间:2020-06-30 10:53:38


江前永。

他从走出老家家门的第一天起就被“套路”过,此后一路成长一路被“套路”,被“套路”的资产从最初口袋中仅有的一百元生活费,到后来的按亿计算,但每次被“套路”后,他都能在发现并挖掘不一样的商机中从容走出困境,而今,他的大江集团在四川川南建筑业界举足轻重。

不过,尽管一再被“套路”,他的人生观未曾改变,他始终认为“人要活得有点意义”。他可以把刚被“套路”后辛苦攒下的积蓄,一股脑用于帮助一位素昧平生者解围;在当地政府为一宗涉及不少经营户利益拍卖资产左右为难时,他主动减免了经营户五年的租金。

他总能未雨绸缪,中国房地产眼见着到顶,早在两年前,他便已谋划于企业转型下一个产业的布局。

问道者谢嘉晟

1

初冬的泸州少不了蒙蒙细雨。泸州是四川的一个地级市,地位长江和沱江的交汇处,古称江城、酒城,是中国名酒“泸州老窖”和“郎酒”的原产地,同属盆地气候,阴雨绵绵是这里的气候常态。

11月16日,点云3D打印可再生人工骨生产研发基地、穆拉德产业园和通用型病毒灭活冻干人血浆三个总投资超过四十七亿的项目在泸州落地,项目被泸州市政府称之为“重点建设项目”和“泸州在医疗大发展、产业大整合中引进的巨大引擎”。

生意人眼中,雨水即“钱水”。重点项目中的二十六亿基础性建设,将由江前永的大江集团承建,雨水在这宗生意中的寓意自是不言而喻。

大江集团现在的主营涵盖建筑、房地产开发、混凝土和沥青站、IP、文创、医疗项目,承接政府工程已不是一回两回,泸州当地的很多PPP项目都选择跟大江集团合作。

相对于四十年改革开放的历史,江前永其实并非中国建筑业的前辈,甚至在泸州同行中都算不上资历深厚。接受采访的时间节点,他刚要过三十六岁生日,2009年,他开始进入建筑行业,初接触这个行业时,中国房地产刚熬出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在四万亿投资的带动下,走出了一轮波澜壮阔的新行情。

不可否认,江前永赶上了中国房地产高歌猛进的下半场,但只有江前永心里明白,当地政府能够对大江集团青睐有加,更多时候源于对他个人行为处事方式的一种认可。

“我觉得嘛,人就得活得有意义。”透着一脸忠厚的江前永搜肠刮肚,力图找到最接地气的词汇,来形容自己的行为处事方式准则。

滨江路步行街。

2014年,江前永通过司法公开拍卖方式,斥资八千万获得了泸州滨江路步行街上万平方店铺的所有权。滨江路是泸州繁华的商业地段,店铺数量几乎囊括了整条步行街,因为历史遗留问题,这些店铺走完法律程序后,被法院公开拍卖。

江前永准备接收这些店铺时才发现事情没那么简单。江前永合法取得这些店铺所有权的时候,正好是这些店铺一个租赁周期的届满,从法律上,作为新东家,江前永完全可以要求委托拍卖一方必须采取任何手段保证资产移交。

然而,2012年,一场五十年一遇的特大洪水漫灌江城,这些店铺位于沱江边上,都在受灾范围之内。洪灾过后,很多店铺不得不重新进行装修。但只隔了三年,东家易主,很多店铺上的装修费都还来不及收回。

于是,在委托拍卖方和承租户之间便有了势同水火的矛盾。当地政府甚至把这起矛盾视为当年全市的“第一维稳案件”。

江前永无需费力劳神,他只需向委托拍卖方施压即可。

但令当地政府、委托拍卖方和承租户都始料未及,这个时候的江前永反而对承租户表示了莫大的谅解,觉得承租户“确实不容易”,他主动向政府提出,免掉承租户五年的租金,五年期满后再行收回。这一减减去了江前永大约三千万的真金白银。

免租行动皆大欢喜。政府和委托拍卖方都松了口气,维稳问题迎刃而解;承租户更是凭空拣了个馅饼,不仅店铺承租到期不会被新东家收回,还省了接下来五年的租金。

在江前永十余年来浮浮沉沉的商海生涯中,这样取义成仁的事情不只一桩,正是这种“先富起来不忘社会”的社会责任感,让他取得了一个又一个合作方的认可。

2

江前永从走出泸县老家的第一天起就被“套路”过,此后,创业路上几次被“套路”得囊空如洗,即便如此,他依然心态乐观,积极向上。江前永的出身并不“高大上”,堪称清贫,但这种“让自己活得有点意义”的想法似乎与生俱来。

江前永是泸州泸县人,下面还有个弟弟,父母都是本分的农民。父亲早年编麻绳贴补家用,编一条麻绳挣几分钱,入不敷出,为了给孩子们增加点油水,父亲改行杀猪,猪身上一些边边角角卖不掉,正好改善孩子们的伙食。

1998年,江前永在泸县上完初中到泸州市上高中,第一次出远门。坐几个小时长途客车到达泸州后,为了省下五毛钱的公交车费用,他选择走路到学校,步行时间大概要个把小时。

十多岁的孩子初次进城,难免处处好奇东张西望。赴校路上,见到一群人围观大呼小叫,他好奇地从人缝里钻了进去,没曾想,头刚伸进去,一件毛衣就甩在了他的头上,卖毛衣的正和一个“顾客”讨价还价,态度看起来很凶并且蛮不讲理:“哦,这毛衣哪能想看就看,说不买就不买。”

日后,江前永才回头神来,这里面其实都是满满的“套路”,过程就是强买强卖。所谓卖毛衣的和“顾客”是一伙的,连哄带吓,逼迫入套的人买所谓的“毛衣”。

少年时代的江前永。

那个时候的江前永才十六岁,哪见过这种阵势,当下就慌了。按卖家的说法,毛衣丢在他头上,就表示他看了,接下来的性质就是由不得他不买了。一听这话,江前永当场就吓哭了:“叔叔,这件毛衣要多少钱?”

“一百二十元。”卖毛衣的口气听起来并不友善,不容置疑。

“我只有一百元,是要上学用的生活费。”带着哭腔的江前永当时说的是实话,到泸州上学要寄宿,这是父母给他的第一个月生活费。

卖毛衣的还算良心未泯,江前永给了身上仅有的一百元,被找回了两元,到学校的第一个月,他只能跟同学借钱渡日。一个月后回家,跟父亲说是花了一百元帮他买的毛衣,从父亲那里找补了一百元奖励填了缺口。

刚走出泸县老家的江前永就在社会大学里上了生动的第一课,不过,恰是这生动的一课,由此开启了他与众不同的财商。

为了把被“套路”的损失找回来,江前永在高中阶段就开始勤工俭学。他帮泸州的一些技校招生,每招到一名学生,技校可以返还几百元的佣金。他把身边可用的资源全用上了,初高中同学以及亲戚朋友的子女,挨个动员他们到技校掌握一门实用的技术。

结果三赢,技校招到了学生,学生学到了技术,江前永拿到了佣金。高中毕业时,他的银行帐户里已经静静地卧着自己赚来的两万元私房钱。那个时候的江前永觉得自己“相当有钱”了。

2004年,江前永在西南财经大学经济管理专业学习阶段,延续了高中阶段的财商,在几乎不从家里拿钱的情况下,完成了学业。2005年江前永成了泸州市民政局下属单位的一名办公室人员。

不过,一年后,江前永就辞职下海。辞职时,父母反对,亲戚朋友也看不懂。然而,只有江前永清楚,这并非自己想要的生活。

3

创业从来就没有一帆风顺,江前永亦是如此,创业之前,他还走过一段今天看来很不容易的道路。

2006年的泸州坊间弥漫着一股浓烈的放贷气息,江前永看到身边的一些朋友靠着资金放贷滚动,赚了不少钱。经受不住“来钱快”的诱惑,他找原单位的同事借了几万元,倒腾起了借贷生意。

看着别人驾轻就熟的借贷生意,到江前永手里,很快就倒进了死胡同。“看我这张脸也不像个坏人,借钱的人都不想还了。”三个月不到,江前永的几万元资金虽然全放出去了,却一笔都没有收回来。最后,生活陷入了窘境,连维持简单的生计都成了问题。

这一刻,江前永才意识到,放贷并不是自己能干得了的。迫于生计,连吃饭都成问题,他不得不转而帮一家药店沿街派发补肾药品海报,每天派发一千张给十元。

站在街头派发海报的日子,江前永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精神压力,一边是,囊空如洗,人总得活下去;另一边是,路上不时遇到的熟人会指指戳戳他“脑子有病”,放着好好的工作不做,到马路上派发海报。遇到一些素质不高的,一只手收下海报,另一只手捏成一团,直接就丢在了他的脸上。

首先得解决吃饭问题才是硬道理。单是派发海报连糊口都糊不了,江前永改跟药店商量另一种合作方式:“我给你拉来一个客户,你给五块钱。”直接把客人拉到店里消费,肯定比派发海报更有效果,药店老板乐见其成。

泸州沱江边上有公园,每天扎堆着很多散心下棋的人。看到有扎堆的人群,江前永就会凑过去,然后凭着三寸不烂之舌,鼓动这些人到药店消费。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几个月下来,到药店消费的人换了一茬又一茬,江前永虽没赚到什么大钱,倒也解决了吃饭问题。

今天回头去看这段经历,江前永总有些愧疚,一些人在他的鼓动下成了药店的客户,彼情彼景迫于生计,显得有些无奈。但正是这段经历,让他在家成业就之后,有着更加强烈的回馈社会之心,与人做生意,他不再把利润排在第一位,而更愿意“让自己活得有点意义”。

派发海报解决了吃饭问题,终非长久之计,江前永的经商才能逐渐显现出来。

泸州市区的水井沟有一个自发形成的二手机交易市场,每天会有很多人揣着几部旧手机到这里来交易。经常路过,江前永觉得这买卖应该有钱赚。他认准,这买卖属于小本生意,门槛很低,只要能收到二手机,转手卖出去就一定有利润。

不过,入行之后,江前永才发现,里面的水很深。整个水井沟就是一个江湖,每个经营者都有各自的势力范围,新入围者想从中分到一杯羹,根本无从着手。碰了几天壁之后,江前永自己开发出了一方新市场。

他的眼睛盯上了美容美发店,这些场所其实就是一个半开放的专业市场,每天都会有不同的面孔出现。每张面孔都会有不同的需要,除了洗头理发,肯定也需要手机。

江前永先让自己成为一名顾客,每天会找一家美容美发店洗头,利用洗头的工夫,他向店里的美发师和员工,乃至一起洗头的顾客兜售二手机。洗头会有比摆摊更加宽裕的兜售时间,这种场景也让他更容易亲近自己的客户。

每天,江前永会找不同的美容美发店洗头,就这样,他从二手机的门外汉,变成了水井沟二手机市场的行家里手,由于卖得快,愿意给出比别人更高的价钱,一些专业二道贩子,更愿意把手机卖给他,他所卖出的手机,比任何人都要多得多。几个月下来,江前永的腰包渐鼓。

口袋里有了几个闲钱,江前永觉得倒卖二手机并非自己想要的“奋斗目标”,他收了二手机生意,接着留意可以实现人生奋斗目标的下一个方向。

酒城泸州。

这一次,一个叫陈焕军的人出现了,陈焕军推荐他改行卖酒。陈焕军是他在卖二手机时认识的。泸州是中国名酒产地,扎堆着大量有名没名的酒厂,是很多外地酒厂的基酒采购基地,全国三分之一的基酒都出自这里。

陈焕军的建议有一定的合理性,江前永自己很容易就能体会到泸州的酒文化,他也确实在买卖基酒中赚到了钱。他自己走出泸州找厂家上门推销,第一家客户是成都的一家小酒厂,虽然第一笔生意数量不大,江前永却由此尝到了甜头。

初尝得手,他的卖酒渠道越来越宽,高峰期,山东的孔府家酒和孔府宴酒都成了他的客户。

转手基酒的利润很高,进价一吨一万多,转手可以卖到三万,配送一车可以赚十万八万。

陈焕军还向江前永推荐过茶叶生意。按照陈焕军的指引,他在第一笔茶叶生意中分到了五千块的利润,不过,因为基酒生意越来越火,他放弃了茶叶生意。

两次指路都赚到钱,江前永对陈焕军信任有加。

有一天,陈焕军向他推荐了在江苏南京的一个“大客户”,自称手头资金不够,愿意跟他合作,利润分成。此时的江前永对陈焕军没有任何怀疑,根本不可能把他跟一个骗子联系到一起。

陈焕军把江前永带到了泸州的一家酒厂,看着基酒装进了酒罐车,准备付款时,陈焕军找江前永拿钱,说要支付货款。基酒都装车了,江前永几乎没有迟疑,就把几十万现金交到了陈焕军的手上。

悲剧在这个时候发生了。

陈焕军拿走现金后,此后再未现身。此时的江前永个人账户里只剩下五千元,从早上等到了晚上,一夜未眠后,他从成都追到了南京。陈焕军显然为了拖延时间,约好的见面地点一变再变,到南京后又说到徐州,到徐州又说到江苏连云港,当手机停机,再也联系不上陈焕军,心灰意冷回到泸州时,江前永又一次身无分文。

江前永顺着卖茶的渠道想找到陈焕军时,才猛然发现,陈焕军指引他做茶叶生意并赚了钱,都是满满的“套路”,陈焕军为了实施这宗诈骗,显然谋划已久。

有一个月时间,江前永待在自己租来的房子里,就着泡面,没出过一趟门。

4

江前永再次面临生计问题。

闭门思过了一个月后,再到泸州江边溜达的江前永又找到了一条生计,晚上,他看到了街头的流浪狗。每天,泸州江边公园会有很多人遛狗,一不留神狗就跑了,流浪狗在泸州多了起来。

逮住流浪狗,把它当家狗卖,对又一次迫于生计的江前永来说,这是无本生意,并且获益很丰。刚开始,流浪狗野惯了,不好抓,江前永摸出了门道,跟着流浪狗的足迹走了几条街,狗通人性,看到跟踪的人没有敌意,也就放下了戒心。

没多久,江前永的口袋里又有了几个闲钱。不过,很快的,他觉得此路不通,流浪狗毕竟不同于家狗,买主带回家后,发现很难养,便要求退货,买狗的主人也会要求售后服务,比如供应狗粮,给狗看病。

狗本来就是拣来的,江前永哪提供得出售后服务体系。拣流浪狗这条路走到了尽头,但几个月下来,生计是没问题了。

不久,江前永发现了一波商机。

泸州的气候常态。

江前永常年租住在泸州老城区的老房子,早期建设的老房子普遍没有预留排油烟管道,一炒菜,油烟在房间里四处弥漫。

参照自己租住的老房子,江前永看出了“无烟灶台”的机会。老房子的厨房有改造的空间,把原有窗户做成“飘窗”,不仅可以解决排油烟问题,还能扩大厨房的使用面积。

江前永“无烟灶台”的新思路打开了一片新天地。第一个样板出来后,很多老房子找上了门,他的改造成本一家一千多元,收费一万多,半年下来,他的腰包又鼓了起来。

江前永很快就看出“无烟灶台”仍非长久之计。他的思路被开发商应用到了很多新建的房子中,老房子数量有限,新房子用不上,市场空间有很大的局限性。江前永决心寻找新的“奋斗目标”。

2007年,江前永发现了新一波商机。

2003年“非典”过后的人们对公众场所空气的不流通总是心存余悸,即便夏天的房间空气闷热,很多人也不愿意关闭门窗开起空调。如何让室内温度降下来,江前永隐约感觉到,这里面应该存在着商业机会。

一天,看到空气加湿器里徐徐喷出的水雾,他突然有了灵感。他把自己的灵感起名为“人工降雨”,其中原理说穿了并没多少玄妙之处,就是喷水设备的改装版。把这套设备装在楼顶,保持喷雾状态,整幢楼的温度自然降下来。

可以在不开空调的情况下帮助室内自然降温,江前永的“人工降雨”受到了市场的热烈欢迎,像农家乐这种人群比较密集的公共场所,对于他的“人工降雨”更是宠爱有加。他采购一套设备加上安装费用只需一千多元成本,售价两万。

一个暑季下来,他又赚到了一笔钱。

此时的江前永已然是一个出得了场面的小商人了,做着正经的生意,裤兜里有了几十万积蓄,交往的朋友圈也变了。

有一天,在一个朋友聚会的场合,江前永遇到了一位看起来“有点身份”的中年妇女。中年妇女看起来一脸悲切,听完她的解释后,他终于明白了她的来意:“来找这里的朋友帮忙卖车。”

原来,她盲信朋友,花三十多万买了一部走私的日本尼桑小轿车,原准备转手赚点零花钱,提车后才发现根本上不了车牌,烂在了手里。

三十多万差不多耗光了她家里的全部积蓄,她先生一听就火了,盛怒之下,威胁要跟她离婚。积蓄花光了,好端端的一个家庭眼看着也要散了,中年妇女两眼含泪不得不求助于圈里有钱的朋友出手相帮。

在场的几个朋友论经济实力,买下这部车根本没有任何压力,因为知道中年妇女的家庭背景,都附加了一个条件:“买车可以,但要给些工程做。”显然,这样的条件在先生这里就过不了关。

就在中年妇女的有钱朋友都在退避三舍的时候,跟她只是第一次见面的江前永自告奋勇挺身而出,主动提出愿意帮忙,花三十多万把这部走私车买了下来。

中年妇女很感动,却并不知道,三十多万对她那些有钱的朋友来说不是个事,对江前永来说,却是几乎全部的积蓄。千恩万谢后,中年妇女主动给江前永留了电话,并承诺一定会答谢他。

江前永买车纯属帮忙,买下的车他也上不了牌,最后,以三万元的价钱,把车转手卖给了一位乡下的朋友,并且很快就忘记了这事,期间,出于工作需要,他还换掉了电话号码。

泸州远眺。

让江前永料想不到,八个月后,中年妇女突然打来了电话。中年妇女通过其他朋友间接找到了他,她主动邀请江前永承接一个基建工程。可以想见,她一直记着江前永曾经帮过的忙,找到了一个回报他的机会。

江前永起初并不领情,“觉得很不好意思”,当初帮忙本来就很纯粹,不求回报,其次,他也没干过建筑,没经验怕搞砸了。

中年妇女动员了几次,江前永盛情难却,勉强同意了。

那是泸县一个金额二十几万的基建工程,江前永返回乡下老家,拉了一票人,组建了一个临时施工队。这是今日大江集团的起点,也是江前永切入建筑行业的开始。此后,他和中年妇女成了朋友,但再未主动找她索要过更多的工程项目。

“人工降雨”的效果只在闷热的夏季管用,泸州的天气本来就经常阴雨连绵,过了夏天,江前永的生意基本上走到了尽头。“人工降雨”产品的强季节性,让江前永逐渐放弃,转而把精力放在了建筑行业上。

5

投身建筑行业的江前永犹如蛟龙出海,迸发出了格局和智慧的另一面。以这个二十几万的基建项目为入口,他开始参与了一些公共基建项目公开的招投标。

由于严把工程质量,承建工程的基本要素都能做到,招标单位看过大江集团报送的竞标材料后,在心理上已经倾向于江前永。大江集团中标的工程项目,由几百万到几千万、上亿,一年多时间里,他就中标了三四亿的建筑工程。通过承建这些工程项目,江前永攒下了人生当中的第一桶金。

江前永的人生似乎充满戏剧性,小打小闹时,遇上小坑;大张旗鼓时,摊上大坑。

2009年,刚走出美国金融危机阴影的中国房地产重拾升势,江前永不误时机,斥资近四千万,出手收购了泸州市区的一处烂尾楼。

为了承接这个项目,江前永找到了泸州当时很大的建筑企业挂靠。寻求挂靠时,他没有任何怀疑,心想,这么大的企业总不至于言而无信吧!

江前永收购这个项目之前,项目已经烂尾了十年,因此,收购的价格并不算贵。经过市场调查后,江前永对该项目重新定位,改为商住两用,重新设计了空间格局,以最快的速度完成基建,并以较低的价格投放市场。

泸州爱家一号。

该项目一开盘马上售馨,从账面上来看,单是现金利润就有六千多万,加上一些未售商铺,盘活这个烂尾项目,江前永大概收获了近两亿元的账面回报。

不过,现在一路过看到这个项目,江前永就会“生气”。除了收回最初投资的三四千万元外,余下的六千多万现金利润和一亿多固定资产,直至今日,要么已被那家挂靠的建筑公司挪用,要么成了其名下资产。

那家开发公司的老板看到这个烂尾项目如此大的收益,心突然变横了,赖掉了挂靠一说。最后,两边公堂相见,十年下来,江前永和那家开发公司的官司打成了马拉松,从地方打到了省高院直至最高人民法院,每次,江前永都没有悬念地赢了,但那家开发公司始终不依不饶坚持上诉,一次又一次地拖延时间。

江前永曾细算过一笔账,那家开发公司如果能够合规经营,仅凭这六千万的现金利润,只需正常搭车中国房地产高歌猛进的这黄金十年,就能实现数亿元的资产滚动。

然而事实是,格局不同,也走出了不同的人生轨迹,这家开发公司的老板下场很悲催。

不过,四千万的投资本金还在,江前永着手寻找别的发展机会。他开始出手涉足房地产开发,在成都合资开发了几个项目,并进一步延伸了建筑行业的产业链,拓展到混凝土和沥青站。

搭上中国房地产的致富快车,大江集团想不发展都很难,从投资房地产项目中,大江集团实现了资产规模的快速膨胀。

2011年,江前永把投资触角伸到了云南玉溪,在峨县投资了一处开采范围达十五公里的铁矿。2013年,他卖掉了铁矿的全部权益,返回泸州,从中狠赚了一笔。

把大江集团的发展重心重新放回泸州的江前永,迎来了事业上新的起点。除了通过法院拍卖渠道收购前述滨江路上万平方沿街店铺外,凭借之前积攒下来的经验,他大规模参与了泸州公共基础设施建设,从而实现了大江集团的新一轮跨越。

大江集团产业。

不久前,大江集团收购了泸州市区的散货码头,这是泸州市内不可复制的地理座标,与此对应市内唯一的集装箱码头已掌控在四川国企之下。水运是泸州连接外埠很重要的交通枢纽,运费只是陆路的五分之一,通过沱江走长江,可以把包括四川邻省云南和贵州的货物输送到全球的每个角落。

2017年,羽翼已丰的江前永着手布局大江集团的转型。“房住不炒”写进十九大报告,意味着中国过去依靠房地产拉动经济的发展模式可能面临拐点,江前永必须为大江集团寻找下一个增长极。

他把目标转向了文创和医疗产业。

在接受此次专访前,江前永除了承接点云3D打印可再生人工骨项目、穆拉德产业园和通用型病毒灭活冻干人血浆三大项目共二十六亿元的基建投资外,还投资了其中的高科技项目。

与福建功夫动漫合作制作大熊猫和金丝猴动漫IP的计划也已经启动。大熊猫和金丝猴都是国宝,均产自四川。江前永的此番出手有抢位的意思,这是极具商业开发价值的知名IP,江前永的思路是,先把IP做起来,未来就会有商业变现的诸多可能。

  版权及免责声明:凡本网所属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环球光伏网”,违者本网将保留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的权力。凡转载文章,不代表本网观点和立场。

延伸阅读

最新文章

200MW机组切除低压缸进汽供热技术分析 200MW机组切除低压缸进汽供热技术分析

精彩推荐

产业新闻

跟iPhone6s比,iPhone8P能挺到现在,绝不只是靠一颗CPU 跟iPhone6s比,iPhone8P能挺到现在,绝不只是靠一颗CPU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