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566阮果果凌承弼》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来源:   时间:2019-11-14 14:58:38


《151566阮果果凌承弼》小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结+番外】「无弹窗+修正版」

凤凰网科技讯 北京时间11月14日消息,据路透社报道:

在【微】【信】右上角【+】添加朋友,选择【公】【众】【号】,输入【齐齐阁】关注后回复4344即可阅读全文

今天小编和大家分享书中的精彩内容

解释?

解释什么?

阮果果痛得眼底一片空茫,“……我没有,凌承弼,我没有做过。”

她是喜欢他,是深爱着他,但她从没想过把他从别人手里抢过来过。

她知道自己因先天性心脏病的原因活不了多久了,所以她所求的不过是他可以幸福。

凌承弼对她的回答一点都不意外,捏在她下巴上的手一点点收紧,语气冰冷至极,“很喜欢我,是吗?”

阮果果的下巴已经痛到几乎没知觉了,她如何看不出他眼底的讥讽和恨意?

“……喜欢。”

凌承弼唇角勾起一抹嘲弄的弧度,他单手将她的病号服一把扯下,“喜欢男人是吗?”

凌承弼的言行举止让阮果果猛然一颤!

毫无血色的面孔愈发苍白,她紧紧地攥着已经快被扯下的病号服,哀求地看着他,“不,不可以……承弼,你不可以……不可以这么对我,我什么都没做过,我什么都不知道,我真的……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你不可以这么对我……!”

她为了他冒着风险做了换心手术,九死一生的从手术台上活着下来了,她以为自己可以继续默默地陪着他了,可是为什么,为什么醒来后会是这样的场景?

曾经的凌承弼何时这般对待过她?

他是她的承弼哥哥,是把她犹如护眼珠子疼爱着的承弼哥哥啊……

凌承弼猛地卡住她,力道之狠,“不可以?你什么都没做过?阮果果,你知不知道我现在恨不得亲手杀了你?!”

可是不可以,她身体里还有雪希的心脏,她要是死了的话,那他的雪希就真的彻底的离开他了。

想到这里,凌承弼蓦地松开手——

就在他手松下的瞬间,险些失去意识的阮果果骤然大口大口的喘息,心脏剧烈的疼痛让她整个的蜷缩在了地上。

凌承弼眉头紧蹙,他嫌恶地看着阮果果,对那群男人们道:“这女人是你们的了。”

一句话,就这么判了阮果果的死刑。

“凌承弼……”阮果果强撑着心底的最后一次希望,她用尽全身的力气,一字一顿的问他:“你认定了,你就这么认定了,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做的,断定了我的罪名……是吗?”

凌承弼的眼底一片冰冷,他眼底浮现着一抹连他自己也不曾察觉的躁意。

看着还缩在角落里的那群男人,凌承弼冷漠的开口,“你们要是不想玩儿的话,我可以换人。”

凌承弼的一句话让原本还不敢上前的男人们骤然一僵,随后几个人上前,他们站在阮果果面前,有些无措地看着眼前这个面色惨白却依旧美丽的女人。

阮果果被凌承弼的这句话彻底压死。

心底的痛疼险些让她窒息,阮果果绝望地看着站在一边冷眼看着这一切的凌承弼,嗓音嘶哑,“凌承弼,我们完了。”

有那么一瞬间,凌承弼的心尖上传来一阵尖锐的疼痛。

很细微,转瞬即逝,可这种感觉却是让他异常烦躁。

极力压下心底蓦然涌上的不安,凌承弼看着那群依然没出手的男人们,冷声道,“只要人不死,其余随你们怎么玩儿。”

解释?

解释什么?

阮果果痛得眼底一片空茫,“……我没有,凌承弼,我没有做过。”

她是喜欢他,是深爱着他,但她从没想过把他从别人手里抢过来过。

她知道自己因先天性心脏病的原因活不了多久了,所以她所求的不过是他可以幸福。

凌承弼对她的回答一点都不意外,捏在她下巴上的手一点点收紧,语气冰冷至极,“很喜欢我,是吗?”

阮果果的下巴已经痛到几乎没知觉了,她如何看不出他眼底的讥讽和恨意?

“……喜欢。”

凌承弼唇角勾起一抹嘲弄的弧度,他单手将她的病号服一把扯下,“喜欢男人是吗?”

凌承弼的言行举止让阮果果猛然一颤!

毫无血色的面孔愈发苍白,她紧紧地攥着已经快被扯下的病号服,哀求地看着他,“不,不可以……承弼,你不可以……不可以这么对我,我什么都没做过,我什么都不知道,我真的……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你不可以这么对我……!”

她为了他冒着风险做了换心手术,九死一生的从手术台上活着下来了,她以为自己可以继续默默地陪着他了,可是为什么,为什么醒来后会是这样的场景?

曾经的凌承弼何时这般对待过她?

他是她的承弼哥哥,是把她犹如护眼珠子疼爱着的承弼哥哥啊……

凌承弼猛地卡住她,力道之狠,“不可以?你什么都没做过?阮果果,你知不知道我现在恨不得亲手杀了你?!”

可是不可以,她身体里还有雪希的心脏,她要是死了的话,那他的雪希就真的彻底的离开他了。

想到这里,凌承弼蓦地松开手——

就在他手松下的瞬间,险些失去意识的阮果果骤然大口大口的喘息,心脏剧烈的疼痛让她整个的蜷缩在了地上。

凌承弼眉头紧蹙,他嫌恶地看着阮果果,对那群男人们道:“这女人是你们的了。”

一句话,就这么判了阮果果的死刑。

“凌承弼……”阮果果强撑着心底的最后一次希望,她用尽全身的力气,一字一顿的问他:“你认定了,你就这么认定了,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做的,断定了我的罪名……是吗?”

凌承弼的眼底一片冰冷,他眼底浮现着一抹连他自己也不曾察觉的躁意。

看着还缩在角落里的那群男人,凌承弼冷漠的开口,“你们要是不想玩儿的话,我可以换人。”

凌承弼的一句话让原本还不敢上前的男人们骤然一僵,随后几个人上前,他们站在阮果果面前,有些无措地看着眼前这个面色惨白却依旧美丽的女人。

阮果果被凌承弼的这句话彻底压死。

心底的痛疼险些让她窒息,阮果果绝望地看着站在一边冷眼看着这一切的凌承弼,嗓音嘶哑,“凌承弼,我们完了。”

有那么一瞬间,凌承弼的心尖上传来一阵尖锐的疼痛。

很细微,转瞬即逝,可这种感觉却是让他异常烦躁。

极力压下心底蓦然涌上的不安,凌承弼看着那群依然没出手的男人们,冷声道,“只要人不死,其余随你们怎么玩儿。”

在【微】【信】右上角【+】添加朋友,选择【公】【众】【号】,输入【齐齐阁】关注后回复4344即可阅读全文

  版权及免责声明:凡本网所属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环球光伏网”,违者本网将保留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的权力。凡转载文章,不代表本网观点和立场。

延伸阅读

最新文章

储能五年:成也政策 忧也政策 储能五年:成也政策 忧也政策

精彩推荐

产业新闻

华为与南非MTN电信集团签署协议,将帮助非洲企业建立5G网络 华为与南非MTN电信集团签署协议,将帮助非洲企业建立5G网络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