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被定为最高等级后 光伏出口变数有哪些?


来源:能源一号   时间:2020-02-14 12:26:03


日内瓦时间1月30日晚,世界卫生组织(WHO)宣布将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疫情列为传染病应急机制中的最高等级,“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Public Health Emergency of International Concern,即PHEIC)。这也是自2005年《国际卫生条例》实施以来,世卫组织宣布的第6起“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但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强调,没有必要采取限制国际人员流动的措施,不建议实施旅行和贸易限制。

尽管如此,多方估计,冠状病毒被定义为PHEIC,对中国企业的海外出口会带来一定程度的影响。而由于中国已成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产品制造集散地,因此对包括光伏在内的国内新能源制造商和贸易商来说,未来数月的出口将呈现重大变数,短期内的贸易额及贸易量的下滑在所难免。

2019年前10月,全国光伏产品出口总额达177.4亿美元,同比增长32.3%,超过2018年全年出口总额,2019年全年出口总额预计将超过200亿美元。因此疫情的发生,对于庞大的中国光伏出口贸易带来直接挑战。我们从以下几点来分析下新冠被定义为PHEIC后,对中国光伏及新能源产业的出口业务变化影响。

(一)疫情被定义为PHEIC后,影响如下,世卫组织能提出以下临时或长期建议(包括但不限于),可能会对于疫情发生国经济造成影响:

-对嫌疑人员及行李、货物、集装箱、交通工具等进行公共卫生观察;

-对嫌疑或受染旅行者采取干扰性和创伤性最小的医学检查等额外卫生措施;

-对受染者实行隔离并且进行必要的治疗;

-不准许嫌疑人员或者受染者入境,拒绝未感染的人员进入受染地区;

-对行李、货物、集装箱、交通工具等实行隔离和检疫;

-相关方法均不成功情况,在监控下查封和销毁受感染、污染或者嫌疑的行李、货物、集装箱、交通工具等;

-在缔约国管辖机场过境的飞机,可限制飞机停靠在机场的特定区域,不得上下人员和装卸货物(但允许添加燃料、水、食物和供应品);

-如果入境口岸不具备相关卫生能力,缔约国可命令船舶或飞机在自担风险的情况下驶往其他入境口岸;

-旅行者和交通工具运营者应当填写有关卫生文件,如疫苗接种、海事健康申报单、飞机总申报单、船舶卫生证书。

但这里大家要注意的是,即使列入PHEIC,世卫生织也只是会根据需要给出以上建议,而不是一列入PHEIC,就会马上把所有这些建议生效。世卫组织并不能授权国际社会针对疫情发生国进行任何强制性的干预措施。世卫给出的建议,即使是涉及到与旅游和贸易相关的限制,也都不是强制性的。

(二)2009年美墨被列为PHEIC疫情后的相关变化

能源一号找到了一份来自珠海出入境检验检疫局的文献,其专门分析了2009年在美国及墨西哥等地爆发的H1N1流行病毒后且世卫组织将其定义为PHEIC后,各国采取的相关措施。

该文献显示,在56个国家公共卫生机构(占WHO193个成员国的29%)中,91%的国家为旅客提供了流感大流行的健康咨询,包括在入境口岸张贴海报、派发印刷品以及官网和新闻媒体上发布信息,发布手机短信以及交通部门信息传播等。46%的国家都在流感流行的初期阶段,建议本国居民不要前往染疫地区,并且这一建议的持续时间为5周,有的国家时间更长一些。当时并没有国家强制措施取消航班,少数航空公司自行取消了自己通往疫情国的航班。2个国家拒接疫情国人员。

56个国家中,有6个国家限制受染地区的货物入境。从对健康申报以及登轮检查等问题回答还可以看出,在疫情大流行的初期,各国对所有交通运输形式的相关要求均趋于严格。56个国家中的5个,曾限制一种入境交通运输方式,少数航空公司拒绝旅客及机组、船员下飞机或者船入境。

另外,18个国家即占比32%,在疫情流行发生前已经进行传染病的入境查验制度,而在2009年4月20日至7月31日几乎翻了一倍,该检查制度执行更为严格。大部分国家对于入境的所有乘客进行体温测量,并且进行入境旅客的全部查验。

根据上述文献,在疫情大流行的前4个月,国际口岸的措施均有所变化,这也表明各国均随着流行病学和WHO建议在不断调整防控策略。

在早期,有少数国家采取了旅行和贸易限制措施,但各国防控策略从广泛的预防变为入境口岸采取更有针对性的强化的应对措施。

而且,通过H1N1的流行病毒分析也可以看出,在病毒信息和风险知晓率逐步提高后,口岸的入境防控转变至了社区防控。欧洲各大口岸的公共卫生机构采取的措施非常重视一致性,且及时快速调整以应对快速变化的大流行疫情。简单而言,如果有某个别欧洲国家在此后几周放行或者放松对中国产品的出口检疫,也意味着其他欧洲地区国家有可能效仿。因此中国公司可以对这种变化进行密切关注。

记者发现,从美国及墨西哥疫情爆发后,世卫对PHEIC的宣告,以及给出的建议都不具备强制性,各国对于疫情发生地所采取的措施,是自身制定的。这也印证了,前面世卫组织所强调的其只是具有“建议”权的观点。

此外,PHEIC的发布有效期为三个月,之后或自动失效,或继续构成PHEIC。如果未来这一发布失效,也意味着疫情防控措施的进一步奏效,疫情获得了很大范围的控制。这对于中国对海外出口贸易,也将带来巨大的有利影响。因而整个中国的出口贸易关键,还在于中国对疫情的有力防控。

(三)短期内中国人员无法进入他国

尽管根据墨西哥过去的疫情案例可以看出,部分海关采取的措施主要是加强检验检疫,但从中国疫情被定义为PHEIC之前的情况来观察,大量出国航班的取消,会让中国新能源业务人员在短期内将难以进入海外地区,贸易人员和工作人员的网上交流将变得更为频繁。

据去哪儿网1月30日的统计显示,随武汉疫情发展,2月份已累计取消或暂停销售的出入境航班总计4000余班(含往返),占比超过所有出入境航班总数的15%。其中,国内航司取消2200余班,境外航司取消1900余班。新加坡、泰国、柬埔寨三个国家的航班减少班次最多。英国航空、汉莎航空、法国航空、加拿大航空、瑞士航空等境外航司暂停了往返内地的航班。

与此同时,签证也受到了较大影响。菲律宾自1月28日起暂停向中国公民签发落地签证,哈萨克斯坦暂停中国公民72小时过境免签政策,马来西亚暂时拒绝持中国护照且签发地或出生地为“湖北”的人员入境,新加坡暂停所有在过去14天内到放过湖北的中国公民,以及持有湖北省签发护照的中国公民入境或转机,日本、韩国、越南、英国等国家要求中国民须填写并提交健康状况申请表。

据无锡新能源商会的统计,2020年总计有64场海外光伏展会,而截至1月底,召开了4场。在未来3个月内,还有近30场的展会准备召开,而中国企业派员由中国本地前往参加的比例,应不算特别高。当地中国企业代表可能直接前往,或者取消参会计划。

能源一号得知,有部分曾打算前往2月底日本东京太阳能光伏展会的从业者,取消了飞往日本以及参会的所有计划。尽管日本当地目前只是要求中国公民填写并提交健康状况申报表,但这位人士由于担心未来日航管理机构也会取消航班,甚至到达日本后其因为中国人的身份可能被隔离,因此对旅日计划进行了取消。

(四)出口贸易短期或受挫

根据事态的演变,未来三个月,包括光伏在内的中国出口贸易业均会受到一定影响。

除人员出国入境海外港口受限之外,产品货物、集装箱等都会受到严格的检疫,有的甚至可能会被要求延迟通关时间。整体来说,对来自疫区的商品,海外都会提高准入门槛或直接禁止进入。

一位中国新能源出口厂商告诉能源一号,在节前企业做了一定的备货,挺过这几个月没问题,就是公司销售部门的出差会被受限,在家里、在公司办公室会进行网络沟通和交流。

他目前比较担心的还是海关扣押货物,以及分销商在分销过程中遇到的一些困难,部分光伏并网项目节点将被延迟。如果疫情在3个月到4个月左右得到消除,那么整个出口形势将发生快速的恢复。“中国企业从2004年至今,已经有过10多年的贸易经验,相信这一次疫情所带来的困境,也一定可以在短时间内走出。”这位人士透露。

不过,非典对中国出口贸易影响相对有限,出口同比并未出现明显下滑态势,仅在2003年4月略微下滑。

2019年,刚果东部爆发埃博拉疫情,导致2000多人死亡。世卫组织还宣布了2016年寨卡病毒、2009年H1N1猪流感以及2014年脊髓灰质炎和埃博拉疫情的全球紧急状态。

来自中国基金报的消息称,2009年甲型H1N1流感在墨西哥及美国爆发后,该疫情迅速蔓延至中国乃至全球,成为了PHEIC的第一次实践。流感疫情估计对墨西哥旅游经济造成了50亿美元的损失。据WHO数据,该疫情对全球股市造成冲击,使全球股市下跌10%左右。

能源一号查询到的墨西哥《金融家报》的以往报道称,受经济危机和甲型H1N1流感疫情的双重影响,2009年墨对外贸易出现大幅下降:全年出口额为2297.05亿美元,同比下降21.2%;进口2343.85亿美元,同比下降24%;全年贸易逆差为46.8亿美元,与2009年172.61亿美元的贸易逆差相比缩水近四倍。

墨西哥国家统计局当时表示,造成墨外贸缩水的原因主要是经济危机导致的国内消费和国外需求的急剧下降,到当年年底,墨外贸情况已略有好转。

而2009年,美国生猪出口受到疫情影响之外,美国的出口贸易并没有因为疫情受到很强烈的负面作用。2009年,世界出口的前五强依次是中国、德国、美国、日本、荷兰。当年,包括美国在内的北美洲出口额为16021.55亿美元,占世界比例的13%。进口21663.45亿美元,占比为17.2%。

2014年西非埃博拉病毒事件,在两年时间内引发了经济损失高达320亿美元。埃博拉出血热给疫情最严重的几内亚、塞拉利昂和利比里亚三国造成了约130亿美元的经济损失。

(五)民企及中小企业影响分析

著名宏观学者任泽平也认为,一旦被WHO认定为疫区,对民企、小微企业、弹性薪酬制员工、农民工等受损程度较大。

未来,包括企业生产经营、房租、工人工资及利息支出等,都会发生一定影响。而海外贸易订单合同的变数增加,部分中小型贸易出口商将会出现新的困难。

但多位专家也预测,此次疫情虽然传染性很强,但中国的防控力度非常之强,出手速度极快,因此预计影响时间会比上次2003年非典更短。

WHO的数据称,2002年11月-2003年7月全球确诊感染的SARS患者案例为8096个,其中死亡率9.6%,死亡774例。

截至2020年1月30日24时,国家卫健委收到的累计报告确诊病例9692例(四川省累计确诊病例核减1例),现有重症病例1527例,累计死亡病例213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171例,共有疑似病例15238例。港澳台地区累计通报确诊病例28例。

来自人民网的信息指出,世卫组织负责人认为,此次将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列为PHEIC不是对中国没有信心,而是世卫组织相信中国的疫情一定能得到遏制。由于病毒的传播仍有未知数,世卫组织担忧中国之外的疫情会有恶化,这无关感染数量,关系人的健康和生命。

最新消息则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言人赖斯表示,疫情对中国经济的不利影响是暂时的。赖斯称,疫情给出行和消费造成一定影响,但等待疫情缓解后,相关经济活动恢复正常运行,经济可以恢复。其表示,中国经济体量大,有资源有决心来有效应对疫情带来的挑战。中国政府已经提高了在公共卫生服务和预防领域的支出来抑制疫情爆发。同时中国政府也有足够财政空间来采取行动。

新闻背景一:什么是PHEIC?

PHEIC是世卫对个别流行病或公共卫生危机爆发所作的公告。在2003年非典肺炎SARS疫情和甲型H5N1流感(即“禽流感”)疫情爆发和得到控制之后,世卫各成员国意识到全球化下的人口流动速度前所未有,公共卫生安全不再是一个国家或地区自己的事情,已经成为需要全球协作解决的问题。

根据2005年修订(在2007年再次进行了修订)的《国际卫生条例》(International Health Regulations,IHR),当有个别重大的公共卫生事件符合以下两个情况,就可以被正式宣布为PHEIC:

第一,该事件会因为疾病传播,对其他国家构成公共健康风险;

第二,该事件因为发展到很严重的程度,或是向不寻常、预料之外的方向发展,需要国际社会携手合作才能够解决。

影响疫情是否构成PHEIC的因素包括:疾病感染病例、死亡病例、传染性、治疗效果、疫区人口密集程度;病情发展速度;是否传出国境;是否需要限制国际旅行及贸易等。

发布有效期三个月,之后或者自动失效,或者继续构成PHEIC。

确定PHEIC后,世界卫生组织会发布一个临时建议,包括各国对人员、物品及交通工具应采取的卫生措施。并协调全球人力物力,必要时给予发生PHEIC地区指导与帮助。

  版权及免责声明:凡本网所属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环球光伏网”,违者本网将保留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的权力。凡转载文章,不代表本网观点和立场。

延伸阅读

最新文章

既想企业多生产 还想不产生污染 臣妾做不到啊! 既想企业多生产 还想不产生污染 臣妾做不到啊!

精彩推荐

产业新闻

特斯拉去年在华营收近30亿美元,国产化降本利好相关标的 特斯拉去年在华营收近30亿美元,国产化降本利好相关标的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