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的“中国光伏设备第一品牌”被“ST” 三易其主的它还能保壳成功吗?


来源:世纪新能源网   时间:2020-09-14 12:26:15


9月7日晚间,创业板上市公司江苏华盛天龙光电设备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龙光电”,股票代码:300029.SZ)和保定乐凯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双双公告,触及其他风险警示(ST)情形,9月12日起将戴上“ST帽子”。这也是创业板改制以来首批被ST的两支股票。

什么是“ST”?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最新修订的《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上市公司出现财务状况或者其他状况异常,导致其股票存在终止上市风险,或者投资者难以判断公司前景,其投资权益可能受到损害的公司,将被实施风险警示。

本规则所称风险警示分为提示存在终止上市风险的风险警示和其他风险警示。上市公司股票交易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在股票简称前冠以“*ST”字样,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的,在股票简称前冠以“ST”字样,以区别于其他股票。

上市遇“双反” 第一次易主

天龙光电被“ST”,属于其他风险警示。尽管还没有严重到被退市的风险,但对于已经三易其主的天龙光电来说,情况并不乐观。

天龙光电成立于2001年,2009年上市,是当时少有的专业从事光伏、光电专用设备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的光伏企业。主要产品为单晶硅晶体生长炉、多晶硅铸锭炉等。因为占据着产品稀缺和早上市的先发优势,它曾被誉为“中国光伏设备第一品牌”。可惜资本的注入并没有让天龙光电一飞冲天,上市后的业绩反而起起落落,甚至两度面临保壳。

天龙光电第一次身处困境,是因为2011年的“双反”危机。由于欧美市场对中国产品的抵制,2012年,天龙光电交出全年亏损5.11亿元的业绩;2013年,情况并无好转,又亏损1.3亿,天龙光电被逼到退市边缘。

濒临退市边缘的天龙光电,于2014年11月7日出台了保壳方案,公司控股股东常州诺亚实际控制人与北京灵光能源投资有限公司签订了《增资扩股协议》,交易完成后,灵光能源控股常州诺亚。

保壳成功后持续亏损 第二次易主

保壳成功后,天龙光电试图进军下游电站,曾经与呼和浩特经济技术开发区投资开发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签订协议:双方各出资1亿元,在呼和浩特设立注册资本2亿元的项目公司,并以此为投资主体,于当地投建30MW光伏电站项目。但是因为涉嫌存在倒卖项目开展前期工作批复文件(俗称“路条”)的嫌疑而作罢。

没能借机翻身的天龙光电,在国内光伏政策转好的大形势下,2015年和2016年继续亏损。没想到再次面临困境的天龙光电第二次迎来了接盘侠,2016年7月20日,天龙光电发布公告,陈华拟以1亿元受让公司间接控股股东北京灵光的50%股权,从而间接控制上市公司4045.72万股股份,持股比例为20.23%,成为上市公司新的实际控制人。

资料显示,陈华自2008年3月起参与内蒙古名城实业发展有限公司的经营。名城实业的主营业务为矿产资源开发,截至2016年6月底总资产27.33亿元,净资产1.98亿元;2016年上半年实现营收2.04亿元,净利润1.03亿元。此外,陈华还于2010年6月起参与福建君汝投资有限公司的经营。君汝投资的主营业务为金融、房地产的投资,目前尚无实际经营业务。上述两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均为陈敬,陈华未在其中直接担任董事、监事或高级管理人员等职务。

新主人内外交困 第三次易主

陈华的入主,并没能挽救岌岌可危的天龙光电。在光伏行业发展最顶峰的2018年上半年,天龙光电再次面临退市危机。2018年2月22日,天龙光电发布关于公司股票可能被暂停上市的风险提示公告。公告指出,因2015年度及2016年度连续两年亏损,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2014年修订)》第13.1.1条第(一)款规定“上市公司出现最近三年连续亏损(以最近三年的年度财务会计报告披露的当年经审计净利润为依据)的情形本所可以决定暂停其股票上市。”若公司2017年度审计报告最终确定为亏损,公司股票“天龙光电”(证券代码:300029)将可能自公司2017年年度报告披露后被暂停上市。

屋漏偏逢连夜雨。2018年11月20日,天龙光电再次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陈敬因涉嫌内蒙古自治区纪委监委侦办的一起刑事案件,被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通告缉捕。资料显示,陈敬系天龙光电实控人陈华的配偶,二人共同经商多年。陈华此前参与经营的内蒙古名城实业和福建君汝的两家企业的法定代表人均为陈敬。此外,陈敬系内蒙古呼和浩特福州商会会长和福州市工商联常委。

实控人麻烦不断,天龙光电的高管也纷纷“出逃”。2018年11月2日,天龙光电收到公司监事李康递交的书面辞职报告;11月14日,公司再发公告称,公司副总兼董秘张洪宇辞职。二人均表示辞职后不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

公司内部还没摆平,外部又遭遇了光伏行业政策的“奇袭”。“531新政”的出台,让光伏行业一度进入“寒冬”。随着光伏组件等相关光伏产品需求的减少,作为硅晶设备厂商的天龙光电,订单也在不断减少。

2018年12月13日,天龙光电发布公告称,由于受到行业波动及光伏新政策的影响,公司主要产品单晶炉、多晶炉的市场需求急剧减少,近期未有新的订单,导致公司本部生产线全部停产。

2019年,情况继续恶化。10月15日晚间,天龙光电发布公司银行账户冻结公告,因公司提供连带责任担保的盛融财富涉案人员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公司的又一账户遭到冻结,余额仅剩2毛钱。2020年2月27日,天龙光电发布2019年度业绩快报,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1,718万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7,569万元。

2020年2月24日,已停产一年多的天龙光电将手中持有的无限售流通股票2000万股在淘宝上进行了公开拍卖,起拍价为1.17亿元,但最终流拍。

2020年3月27日,2000万股股票二次拍卖,起拍价降至1.15亿元,最终被大有控股拿下。

2020年5月,天龙光电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来自盛融财富投资基金(北京)有限公司15位原告的传票及相应的民事起诉状,索赔金额为超710万元,并要求天龙光电承担诉讼费。

2020年6月8日,天龙光电发布关于公司控股权已发生变更的提示性公告,据公告显示,大有控股已成为天龙光电控股股东,天龙光电不存在实际控制人。公告显示,大有控股通过司法拍卖方式取得天龙光电10%股份,本次权益变动前,大有控股持有天龙光电5598,494股股票,占天龙光电总股本的比例为2.80%。大有控股在本次权益变动中通过司法拍卖方式取得天龙光电20,000,000股股票,持股数量增加至25,598,494股,持股占比增 加至 12.80%,为天龙光电第一大股东。此外,常州诺亚持有天龙光电11.89%的股份,为第二大股东。

第四位主人接手 前路艰难

随着大有控股入主,公司管理层也大幅“换血”。1978年出生的刘文平被任命为新的董事长、总经理。资料显示,刘文平毕业于北京大学物理系,后在中科院上海微系统与信息技术研究所获微电子学与固体电子学博士学位。曾从事光伏、LED等行业以及中概股光伏行业研究。2014-2017年,刘文平任港股上市公司江山控股董事局主席。2017年4月创立澜晶新能源,从事分布式光伏电站的开发和投资。

从刘文平的背景看,新任大股东显然对光伏行业仍有期望。不过,如果天龙光电不能在2020年恢复正常经营,不能偿还15位债权人的债务,仍然存在净资产为负的风险,。

天龙光电在公告中也表示,公司在谋求新能源电站业务开发、新能源EPC工程业务及风电零配件业务转型,但由于资金持续紧张,新业务开展时间较短,目前尚未取得实质性进展。

三国时期三易其主的吕布,最终惨死白门楼;不知道已经三易其主的天龙光电,是否会迎来更好的结局?

  版权及免责声明:凡本网所属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环球光伏网”,违者本网将保留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的权力。凡转载文章,不代表本网观点和立场。

延伸阅读

最新文章

AECEA将2020中国光伏预期调高至28-34GW, “十四五 “规划将有新焦点 AECEA将2020中国光伏预期调高至28-34GW, “十四五 “规划将有新焦点

精彩推荐

产业新闻

蒛一内衣成为“创造好物”,还有元气女团加油助威! 蒛一内衣成为“创造好物”,还有元气女团加油助威!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