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华为被拘251天前员工:并非主动曝光,希望和华为沟通


来源:界面新闻   时间:2019-12-02 12:00:02


划重点:

1拿到赔偿后,我挺开心的,就把这份决定书分享到了华为离职员工维权群里,期望有人能帮忙发到华为心声内网,以恢复名誉。结果不知道是谁发到外面去了,我自己也非常着急。2部门业务造假很早就开始了,出于对华为的感情来说,我觉得我必须要把这股歪风给遏制住,所以我就在2016年11月举报了。举报之后我就明显感觉到主管开始针对我。3离职谈判过程长达两个小时,中途有说有笑,我没有任何敲诈勒索的言辞,也没有提到之前举报的事情。4我疑惑过为什么是私人账户转账,还曾打电话给60169(华为HR热线)询问原因,但对方说这是我们部门的事情,不归他们管。我还向税务部门反映过这笔款项没交税的问题,税务部门通知公司补缴税款。5我还是希望和华为沟通,最好是任总能够亲自来和我沟通,就占用他老人家30分钟时间吧。毕竟之前与何总的沟通结果,一句不代表公司行为就作废了,我搞怕了。

记者 | 陆柯言

一笔30万元的离职赔偿款反成“敲诈勒索金”,华为前员工李洪元遭到251天拘留一事正在持续发酵。

11月28日,有自媒体曝光了一份《刑事赔偿决定书》,将华为与一位前员工的陈年纠葛展现在了公众面前。

李洪元于2005年入职华为,2018年1月离职。因离职补偿金额与公司意见不一,双方经商谈同意给李洪元补发331576.73元离职补偿。

2018年3月,李洪元过去所在部门的秘书,通过私人账户向其转款304742.98元(税后金额,交易摘要为“离职金额补偿”)。

但在2018年12月16日,李洪元却因涉嫌敲诈勒索罪被深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并于2019年1月22日被逮捕。但最终因“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于2019年8月23日被释放,总共被羁押了251天。

此事一经曝光,便收获了外界无数的关注。大家怀疑李洪元是否因为要求离职补偿而被当初所在部门恶意构陷。

11月30日,李洪元在华为心声社区上发了一个帖子,名为《给任总的一封公开信》。其中写道:“今天网络上的舆情汹汹并不是我本意,我的确会向公司讨要说法,但绝不期望是以这种方式。”

12月1日下午,界面新闻采访了这位遭到拘留的当事人李洪元。他向界面新闻还原了他从华为离职当天到成为舆论中心的全过程。

截至发稿前,华为官方对此事暂无回应。

以下是采访内容:

界面新闻:这件事是你自己主动曝光的吗?为什么8月被释放,现在才被曝光?

李洪元:不是我主动曝光。我8月被释放,但拿到国家赔偿是在上周三。网上被曝光的是《刑事赔偿决定书》,那是上周才有的文件。

拿到赔偿后,我挺开心的,就把这份决定书分享到了华为离职员工维权群里,期望有人能帮忙发到华为心声内网,以恢复名誉。结果不知道是谁发到外面去了,我自己也非常着急。

界面新闻:能不能简要概括一下你在华为的经历?

李洪元:2005年10月,我从浙江巨化集团离职,加入华为杭州,担任企业安全与存储产品线的研发,后来被调去呼和浩特和印度新德里做过市场和销售,还在网络能源产品线下面的营销工程部做过秘书。

我在华为的最后一个部门是太阳能逆变器业务部,这个部门的是相对公司主流程独立运营的。我带领一个八九人的小团队,负责业务流程梳理。

我刚入职华为的时候是15级,月薪9000,比我当时2000块的月薪高很多,所以我来了。这十二年来我的收入成倍增长(公司没有亏待我,也是我举报的动力),但职级一直没变过。

从2008年开始,我成为了华为的持股员工,有一点点股份,能拿到一点点分红。2018年1月,我从华为离职。

界面新闻:你为什么从华为离职?

李洪元:我当时所在的逆变器业务,是一个通过政府补贴而存在的行业。销售毛利低,想要赚钱只能把规模做大。部门业务造假很早就开始了,公司大量资金被占用、仓储、存货方面都承担着巨额损失。出于我对华为的感情来说,我觉得我必须要把这股歪风给遏制住,所以我就在2016年11月举报了。

举报之后我就明显感觉到主管开始针对我,比如他不批我的出差,又比如我手下的人离职,我要补人,但他也不允许把我看中的人调进来。

这时候接近2017年年底,到了我续签合同的时候了(华为员工合同四年一签),我还是想留在华为的,但主管就直接和我说,公司不和我续签了。

我尊重公司的选择,但是因为我入职12年了,按劳动法的规定,入职10年以上是可以签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的,公司应遵从劳动法给予赔偿。

界面新闻:赔偿具体是怎么谈的?

李洪元:是在2018年1月31号,网络能源产品线的HR的何某来跟我谈,给出的方案是N+1(含年终奖),我不认同这个方案,提出了2N,最后他们很爽快的答应了,双方签署了离职协议。

谈判过程长达两个小时,中途有说有笑,我没有任何敲诈勒索的言辞,也没有提到之前举报的事情。

界面新闻:最终你收到了多少赔偿?

李洪元:2018年3月8日,我来深圳签了确认书,当天下午收到由何某秘书周某私人账户转来的大概30万元。

我疑惑过,为什么是私人账户,还曾打电话给60169(华为HR热线)询问原因,但对方说这是我们部门的事情,不归他们管。后来,我还向税务部门反映过这笔款项没交税的问题,税务部门通知公司补缴税款。

界面新闻:私人账户转账是否合理?目的是什么?

李洪元:我不清楚,但我知道不下5位华为同事的离职赔偿都是通过这种方式得到的,我认为这是华为一种变通的处理方法。

界面新闻:这个赔偿与你们之前协商的数字符合吗?

李洪元:相符。但当时答应我的年终奖没给,所以我在11月7日那天起诉了华为,我想拿回我的年终奖,总共20余万。

对于这件事,华为向法院拿出的一份1月22日的部门考评会议纪要,纪要上说我的绩效不好。华为称,这是不给我年终奖的原因。但这份会议纪要有诸多疑点。

界面新闻:你因为年终奖这件事起诉华为,是你被抓的导火索吗?

李洪元:不清楚,但我在12月16号这天被抓了。

界面新闻:你等待起诉结果的这段时间,做了什么?

李洪元:一直在看守所里,什么也做不了。

界面新闻:谈谈你被抓的过程吧。

李洪元:被抓的时候我还在睡梦当中,家里被搜查了。警察告诉我,华为报了案,抓我的原因是我涉嫌职务侵占。但我到了派出所以后,我的罪名就变成了泄露商业机密。

界面新闻:你有过泄露商业机密的行为吗?

李洪元:我认为我没有。

华为向警察出示的证据是,我曾经把华为系统内部的文件拷贝出去了,还说我打印了一些内部资料。我确实有把华为文件拷贝出去的行为,但我拷贝的都是给客户看的宣传资料,没有密级的,而且是得到了领导同意的。至于打印的资料,有成百份了,但都是工作需要。

界面新闻:你在之前的采访当中说,你妻子在4月份的时候提交了你和HR的录音,为什么直到这个时间点才交?

李洪元:4月16日,检察官第一次来找我,我才得知华为的HR何某说我敲诈勒索30万,这是我被抓的原因。第二天我见到我的律师,让她转告我的妻子去找录音,并在4月把录音交给了检察机关。

界面新闻:4月就提交了证据,为什么8月你才被释放?

李洪元:不清楚。其实在7月份的时候,何某就已经改口供了,他说我没有敲诈勒索。

界面新闻:从开始拘留到现在,你和华为有沟通吗?

李洪元:没有任何沟通,我和我家人没去找过华为,华为现在也没来找过我。

界面新闻:被关押的251天你经历了什么?

李洪元:思考今后的人生,与律师一起想办法。我母亲一个礼拜之内瘦了6斤,我爷爷在这期间去世了,我觉得这件事情对他也有刺激吧,没能见他最后一面很遗憾。

界面新闻:有人质疑你当初的举报动机不单纯。

李洪元:社会的运行规律是主观为自己,客观为别人。通过为别人提供价值来实现自己的价值。举报这个事情本身对公司是有积极作用的,甚至某些时候还设置了奖励和对当事人的保护措施。因此想通过举报获得一个和高层对话的机会,并不违反道德和法律。

界面新闻:你现在还有什么诉求?

李洪元:我还是希望和华为沟通,最好是任总能够亲自来和我沟通,就占用他老人家30分钟时间吧。毕竟之前与何总的沟通结果,一句不代表公司行为就作废了,我搞怕了。

界面新闻:有什么之后的打算?

李洪元:正在准备创业,为以后我们国家能少发生这类事尽一点薄力。

  版权及免责声明:凡本网所属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环球光伏网”,违者本网将保留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的权力。凡转载文章,不代表本网观点和立场。

延伸阅读

最新文章

重磅!国资委发布《中央企业煤电资源区域整合试点方案》 重磅!国资委发布《中央企业煤电资源区域整合试点方案》

精彩推荐

产业新闻

10元可买5000张人脸,“丢脸”风险让人汗颜 10元可买5000张人脸,“丢脸”风险让人汗颜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