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马逊还能像初创公司一样继续成长吗?


来源:王煜全   时间:2020-07-01 09:00:26


全球风口丨 你的全球科技前哨侦察兵

最近,在科技特训营的微信私享群里,有很多关于科技投资话题的交流。其中提到美国科技公司的投资方面,有一位学员回忆说,几年前本来想买亚马逊的股票,后来一直犹豫没有下手,最后看着亚马逊的股价一路上涨,现在已经翻了好几倍了,后悔不已。

接下来就带来了一个新问题,那就是现在亚马逊股价已经很高了,未来亚马逊还会涨吗?现在买入的话,会不会被套在高位,成为追涨杀跌的接盘侠呢?

其实,科技公司不断增长的本质就是:是否能够突破新的业务边界,打开新的增长空间,以及其未来成功的可能性。近年来,亚马逊凭借自己的投资布局和战略选择,不断进入新的产业,除了电商零售以外还有影视娱乐、智能家居、大健康,最近还传出以10亿美元收购Zoox公司进入自动驾驶领域。可见亚马逊在一次次突破成长的边界。

最近经济学人上发表了一篇文章,来回答一个问题:亚马逊能不能像当初1994年刚成立的那样,像一家初创公司一样继续发展?

不过,经济学人这篇文章最后并没有给这个问题一个明确的答案,跟「经济学人」一贯的喜欢批评科技公司的调性一样,列举了目前亚马逊所面临的种种困境,提出了一些质疑,最后留一个开放性的结尾。

经济学人提出的这些批评也值得我们重视,因为大多数人都只看到了公司的辉煌,可能忽略了辉煌背后的一些挫折。那这些挫折到底只是隔靴搔痒,还是会形成摧毁性的风暴?是值得大家深入思考的问题。

今天分享经济学人的观点和我们的一些分析,给你还原一个真实的亚马逊。

丨亚马逊增长有多猛?红杉资本:提前5年完成目标

下个月亚马逊将迎来第9500天的历史。但是对于公司的创始人兼CEO杰夫·贝索斯来说,每天都是“第一天”。他坚持的公司文化认为:自1994年成立以来,亚马逊必须永远表现得像一家刚起步的创业公司,那就是积极创新,不断发展。

亚马逊的成绩有多出色呢?亚马逊去年总计创造了2800亿美元的收入,每秒约有价值11000美元的商品在亚马逊的电子商务平台上交易。去年总计交付了35亿个包裹。亚马逊云计算部门AWS实现了在白天超过1亿人在Zoom视频会议上通话,跟在夜间观看Netflix的人数持平。

今年亚马逊继续高歌猛进,最大的推动力就是这次新冠疫情了。在学校和工厂关门、街区封锁的环境中,人们对亚马逊的快递服务变得非常依赖,很多以前从来不在线上购物的居民都开始纷纷使用快递业务。加上在家办公的兴起,亚马逊的云平台也提供了强大的支持,使得各个中小型公司能够继续开展业务。

风险投资公司红杉资本的迈克尔·莫里茨说:“ 新冠疫情为人们生活和工作带来的爆炸性需求,使亚马逊提前完成了本来在2025年才能完成的目标。”

再看看亚马逊市值。亚马逊的市值在2016年至2018年间翻了一番,达到7340亿美元。此后,它的市值再次接近翻番。目前亚马逊股票市盈率为118倍,而苹果和微软的市盈率为25-35倍。在华尔街还有这么一个现象,经纪人问客户有没有买亚马逊的股票?如果有则继续持有,如果没有就赶紧买入。

亚马逊增长曲线

下面看一下亚马逊的具体业务。首先看看亚马逊的零售业务。亚马逊Prime服务现有1.5亿客户,支付了Prime会员的客户能够获得更多的特权,比如一日达的送货服务,免费的电影和视频费用。在亚马逊的物流平台上,第三方卖家在亚马逊平台上占到了总销售额的58%。

零售业务的规模也催生了广告收入。亿万购物者的决策数据是广告商最看重的。亚马逊的广告收入现在为110亿美元,在全球的在线广告市场中所占份额达到了7%。

最重要的就是云计算业务AWS了。去年,AWS为亚马逊的销售额贡献了350亿美元,营业利润高达92亿美元。

在其它业务上,亚马逊也都有布局。2017年亚马逊以140亿美元收购了连锁超市Whole Foods,还投资一项卫星宽带业务Kuiper,以及跟摩根和哈撒韦共同成立的、旨在降低医疗保健成本的非营利性公司Haven Healthcare。

丨亚马逊的另一面

从数据增速来看,亚马逊近期的增长出现了放缓的迹象,由于这次疫情的冲击,亚马逊对仓库物流进行了管控,同时在疫情的预防方面进行了投入,在一月至三月期间虽然销售额增长了26%,但利润也比去年下降了29%。

根据Rakuten Intelligence的数据,4月中旬,亚马逊在美国在线消费中的份额为34%,低于疫情之前的42%。原因可能在于其它竞争对手开始进入抢占市场,比如加拿大Shopify公司,为零售商提供了一种在线销售服务,几年前几乎从0市场份额发展到今天美国在线零售市场的5.9%,仅次于亚马逊。Shopify现在跟Facebook合作,给亚马逊带来了市场份额的冲击。

而亚马逊目前的主要精力不是再依靠Prime会员,因为现在基本已经饱和了。未来的零售增长将取决于其它国家或者地区。这些目前占亚马逊公司非AWS总收入的29%。在西欧,亚马逊已站稳脚跟,并一直表现良好。但是在经济学人看来,这个地区已经“老龄化,经济不景气”,并不是亚马逊长期增长和获利的动力。比如西欧的许多消费者倾向于在线浏览,然后跑到线下去购买。

那印度怎么样呢?亚马逊已经在印度投资了65亿美元,但是面临的当地阻碍不小,至今还没有盈利,还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尤其是监管层面上的。比如印度政府对海外公司的进入越来越严格,同时在大力扶持本土的公司,比如印度电信运营商Reliance Jio(Facebook给这家公司投资了57亿美元)。

在拉丁美洲,亚马逊面临跟本土的阿根廷公司Mercado Libre的竞争,亚马逊只占到了这个国家网上零售3%的份额,仅仅是Mercado Libre公司的五分之一。原因是什么呢?这家本土的阿根廷公司更善于跟本土文化打交道。据说这个国家有很多被土匪活动控制的道路,送货需要特别照顾;还有一些绕开法律监管的“陷阱”,而这些都是亚马逊搞不定的,相比之下本土的Mercado Libre公司更擅长,因此相比亚马逊具备了天然优势。

你看,即使是科技巨头亚马逊,进入其它国家也要根据当地的文化调整相应的策略。

虽然亚马逊在西欧做得不错,但是利润不足以抵消在发展中国家的损失,因此亚马逊的国际部门多年来一直在亏损。

不过亚马逊零售的放缓,并没有让投资人出现退缩的情绪。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亚马逊的核心业务之一:AWS。AWS的财务数据非常出色,自然受到了大部分投资人的青睐。

AWS的营业收入通常总计占亚马逊总收入的一半以上,在最近一个季度,它占到了77%。根据公开数据,亚马逊的零售业务在2019年的营业利润率为-1%,而AWS为 26%。

整个云计算市场也在不断扩增。根据研究公司Gartner的数据,从2016年到2018年,AWS在云计算领域的全球份额从53.7%下降到47.8%,而微软的份额几乎翻了一番,达到15.5%。AWS的收入增长从2018年第二季度的49%同比大幅放缓至2020年第一季度的33%。

AWS增速

从数据上来看,你一定会问AWS的市场份额怎么越来越少了呢?不要忽视了一个朝阳产业发展的规律,到目前为止,全球每年约4万亿美元的IT产业市值中,只有不到10%的公司把数据迁移到了云中。以亚马逊、微软为代表的云计算市场还有更大的成长空间。

但是现在也出现了一些抵制AWS云平台的声音,不过这些声音基本来自两类人群:亚马逊的竞争对手和部分逐利的投资者。去年美国几大科技巨头被进行垄断调查,这些反对亚马逊云平台的声音也就趁机出现了。

为什么出现对垄断的担忧,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对数据的控制和利用。云计算平台收入的增长来自于其他公司把数据存储到云端进行存储和计算,因此亚马逊的竞争对手开始质疑亚马逊对数据的垄断。沃尔玛已经告诉其技术供应商禁止使用AWS,并称之为“从AWS购买服务等同于让土地掠夺者入侵您的领地,还给他支付费用。”

另一类声音是逐利的投资者。常年以来亚马逊AWS业务收入的一部分补贴给了其它亏损的部门,这类投资者认为亚马逊AWS理应从亚马逊分拆出去,成为一家独立的公司。这样亚马逊各个业务的收入更透明,因此这类基金经理可以更好地了解分拆出去的公司,知道如何去配置其投资策略。一家金融机构的全球互联网银行业务负责人表示,在过去一年左右的时间,大部分投资人都希望AWS能够分拆出去。

甚至还有咨询机构对AWS的独立做过测算。分析师认为AWS占亚马逊总价值的三分之一以上,可能的估值为5000亿美元,一旦独立它可能会成为美国十大最有价值的公司之一。尽管AWS增长放缓,但其增长速度仍是零售业的两倍。如果未来十年每年以20%至30%的速度增长,同时又保持利润率,它可能会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利润发动机。

不过,AWS不是那么轻易就能分拆出去的。这些逐利的投资人忽略了其中一个关键因素,那就是AWS看似跟亚马逊零售是独立的,但其实已经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尤其是AWS对于亚马逊数据驱动技术的正面作用。智能家居就是亚马逊目前发力的一个重点业务,通过Echo智能音箱、虚拟助手Alexa的语音数据,能够帮助亚马逊更好地提供语音识别算法,可以可以将其作为服务出售给AWS客户,然后更好地服务消费者。

AWS是亚马逊实现数据化的命脉,不管是消费者的语音数据、企业客户数据,还有未来布局的自动驾驶数据,都跟AWS是共生的。如果从中拆分出去,相信一定不是贝索斯的本意,一定会坚决反对。

此外,AWS作为亚马逊公司赚钱的业务,能够不断进入公司的投资循环,创造健康的现金流。比如2017年亚马逊收购Whole Foods,就调拨了一部分AWS的收入,同时AWS的收入也投入到了亚马逊无人送货的研发当中。亚马逊一位股东代表说,“没有AWS的亚马逊不是我想要拥有的亚马逊”。

其实反对亚马逊的还有第三类人群,那就是那些政客们。其中的一位代表人物是民主党参议员,科技巨头的反对者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一直以来她就提议把亚马逊的自有品牌业务和第三方卖家分离出来,除了分拆AWS云计算以外,亚马逊还必须出售已经收购的公司Whole Foods和Zappos,她的这些提议得到了其它少数共和党参议员的支持。

不过这些政客喊了这么多年,也没看到他们对产业真的带来了什么实质性影响或者促进作用。

【科技特训营】全新的会员制线上书院模式,全年50次“在线直播课程+私享群互动”,你随时可以加入、我持续保持更新!一起互动,伴随成长!让我们为未来五年做好准备,一起探讨把握机遇,决胜未来!

【听课地址】

  版权及免责声明:凡本网所属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环球光伏网”,违者本网将保留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的权力。凡转载文章,不代表本网观点和立场。

延伸阅读

最新文章

6月光伏行业最新政策汇总 竞价项目结果远超预期 6月光伏行业最新政策汇总 竞价项目结果远超预期

精彩推荐

产业新闻

华为Mate40系列再曝新料或无缘屏下摄像头方案 华为Mate40系列再曝新料或无缘屏下摄像头方案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