盈亏临界|煤电价格中枢与煤电行业“跷跷板”效应的研究


来源:北极星电力网   时间:2019-02-02 15:24:30


北极星火力发电网讯:摘要:电力行业作为国民经济的第一基础产业,其发展情况对国民经济具有显著影响。电力行业作为基础能源行业,具有公用服务属性,电力企业对售电价格的制定和调整严重缺乏主动性;而动力煤作为火力发电的主要原材料,其价格偏向于市场化运行;在电煤价格变动向电力价格的传导机制受阻的情况下,煤炭价格波动将直接影响电力企业的盈利水平。据此,联合评级展开了对煤电价格中枢与煤电行业“跷跷板”效应的研究。

通过构建“煤电跷跷板模型”,联合评级在现有相关指导政策及价格稳定的前提下,简单模拟出煤炭价格与电力行业企业盈利水平的直接关联关系。针对该模型,联合评级首先验证了近年来在不同煤炭价格下,电力企业的经营情况;随后测算了在电力企业在盈亏临界条件下,所能承受的煤炭价格;并对模型进行拓展,讨论了近年来不同煤炭价格下,电力企业所能承受的电力销售价格。

最后,联合评级就煤电行业“跷跷板”效应,对煤炭和电力行业得出几点建议,并从信用评级的角度得出几点启发。

(来源:北极星电力网 作者:联合评级 工商评级三部 基础能源组 注:本文系投稿,本文观点不代表北极星电力网观点)

一、电力行业概述

1.电力行业概述

电力行业是国民经济发展中最重要的基础能源产业,是第一基础产业。目前,我国已经形成了以火力发电为主,水电、风电、太阳能及核能等新能源发电共同发展的格局,其中火力发电装机约占总装机容量的60%以上;火电行业中,燃煤发电装机容量占火电总装机容量及发电量的比重均超过90%,燃气和燃油发电量占比均较小。

电力行业作为国民经济的第一基础产业,其发展情况会对国民经济发展产生一定影响。一方面,电力行业作为基础能源行业,其销售价格是下游行业的能源成本,电力行业具有公用服务属性,售电价格的制定和调整严重缺乏主动性。另一方面,火力发电的原材料主要为动力煤,原材料成本占发电成本比重约为70%左右,自1993年至2004年,我国政府通过多方面、多层次的方式对煤、电价格管理模式进行调整,并最终放开煤炭价格,目前国内煤炭价格偏向于市场化运行。综合来看,电力企业上游原材料价格波动无法传导至下游售电价格,煤炭价格的波动直接影响着电力企业的盈利水平。

总体看,目前我国电力结构以火电为主,其中火电行业以燃煤发电为主。电力行业作为基础能源行业,具有公共服务属性,销售价格具有行政管制特性;但占火电企业原材料成本比重较高的动力煤价格处于市场化运行,煤炭价格波动直接影响着电力行业的盈利情况。

2.火电行业上游供给

火电企业的原材料构成中,煤炭成本约占发电成本的70%左右,煤炭价格的波动直接影响着火电企业的成本控制能力及盈利水平。同时,煤炭行业下游需求主要集中在电力、冶金、建材和化工行业,其中电力行业耗煤量占煤炭总产量比重在60%左右。

从煤炭价格走势来看,自2014年起,受宏观经济发展和固定资产投资等增速下滑影响,全国煤炭价格整体呈现震荡下行趋势。2016年,在煤炭行业去产能、煤炭进口限制以及下游需求企稳的背景下,煤炭价格出现反弹并快速回升;2016年底,秦皇岛5,500大卡动力煤市场价为595元/吨,较2015年底的370元/吨大幅增长60.81%。2017年以来,动力煤价格整体维持高位小幅震荡,2017年底,秦皇岛5,500大卡动力煤市场价为630元/吨,较上年底增长5.88%;2018年9月底,秦皇岛5,500大卡动力煤市场价为580元/吨,较上年底小幅下降7.94%,但仍处于较高位置。

图1 2010年以来秦皇岛动力煤(Q5,500)市场价情况

1.jpg

资料来源:Wind

煤炭去产能政策方面,2016年,我国绝大多数矿井均能按照国务院和国家能源局等提出的276个工作日的规定组织生产,煤矿超能力生产得到有效遏制,煤价大幅上涨。为抑制煤价异常波动,保证煤炭行业的平稳健康发展,2017年3月7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以下简称“国家发改委”)发文表示,2016年临时实施的276个工作日限产措施在2017年宽松执行,总体目标是将煤炭价格控制在一个绿色合理区间,抑制过快的大涨大跌。2015~2017年,我国煤炭产量分别为36.8亿吨、33.64亿吨和34.45亿吨,整体波动下降,去产能政策取得一定成效。

煤炭进口限制方面,2017年5月9日,国家发改委与多部委召开会议,讨论修改《关于严格控制劣质煤炭进口有关措施》,要求限制进口煤同比下降5%~10%(每月进口约1,500万吨);继续引导市场煤价下行,力争迎峰度夏前回落到570元/吨以内。2017年7月1日起,中国禁止省级政府批准的二类口岸[1]经营煤炭进口业务;超过12个港口煤炭进口业务被禁止,多个港口清关条件更加严格。2018年初,煤炭保供危机凸显,政策出现松动,多个二类口岸进口煤炭业务陆续开展。2018年4月初,我国首次对一类口岸的进口煤进行限制,煤炭进口限制令继2017年7月后重启并有所升级。

总体看,2016年以来,受煤炭行业去产能、煤炭进口限制及下游需求企稳影响,煤炭价格出现反弹并快速回升。但是目前,我国煤炭需求下滑与产能过剩的矛盾依然存在,供给侧改革仍将持续,调结构、去产能的政策方向不会改变,加之国家将适度微调进口政策稳定供应,抑制煤炭价格过快上涨,预计未来煤炭价格将逐步稳定在一定区间。

3.电力行业下游需求

电力消费结构方面,近年来我国经济结构调整效果明显,工业转型升级步伐加快,电力消费的主要动力正在从传统高耗能行业向新兴产业、服务业和生活用电转换,第三产业和城乡居民生活用电量快速增长。受此带动,2015~2017年,全国全社会用电量分别为55,500亿千瓦时、59,187亿千瓦时和63,077亿千瓦时,年均复合增长6.61%。其中,2017年,全国全社会用电量同比增长6.6%,增速同比上升1.6个百分点;其中,第一产业、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用电量分别为1,155亿千瓦时、44,413亿千瓦时和8,814亿千瓦时,同比分别增长7.3%、5.5%和10.7%;城乡居民生活用电8,695亿千瓦时,同比增长7.8%。

上网电价的定价模式方面,目前我国电价仍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价格法》实施政府定价,电价由电力企业或省价格主管部门根据电力商品类别、生产经营成本及其变化情况提出电价制定与调整建议方案,国家价格主管部门综合考虑电力供求平衡状态和宏观经济承受能力等因素后,提出具体意见,经国务院审批后,通知省价格主管部门和电力企业执行,我国各省煤电上网电价详见下表。

表1 2017年各省煤电上网电价排行(单位:元/千瓦时)

initpintu_副本3.jpg

资料来源:北极星电力网

注:1、表中电价于2017年7月1日起执行;2、表中标杆上网电价包含脱硫、脱硝、除尘电价,未安装脱硫、脱硝和除尘设施的,按标杆上网电价每千瓦时分别下调1.5分、1分和0.2分。

  版权及免责声明:凡本网所属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环球光伏网”,违者本网将保留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的权力。凡转载文章,不代表本网观点和立场。

延伸阅读

最新文章

山东提高调峰、AGC调频等电力辅助服务市场出清价格!储能有望获更多发展空间 山东提高调峰、AGC调频等电力辅助服务市场出清价格!储能有望获更多发展空间

精彩推荐

产业新闻

为什么不鼓励户用光伏抢装?原因只有一个 为什么不鼓励户用光伏抢装?原因只有一个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