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V的全球投资战略:中国模式向全球输出


来源:财经杂志   时间:0815-10-25 15:40:45


(GGV六位管理合伙人,前排从左至右:Jeff Richards、童士豪;后排从左至右:Glenn Solomon、李宏玮、符绩勋、徐炳东)

中国互联网已经实现了从“Copy to China”(拷贝到中国)向“Copy from China”(从中国拷贝)的转变。

如果说十年前的互联网是美国单纯在向中国输出模式的话,那么过去的五年,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徐炳东认为,是中国向全世界输出模式的黄金年代。

根据行业咨询机构Crunchbase在10月17日发布的数据,在2018年过去的41周(近10个月)以来,中国风险投资的总额已经达到创纪录的938亿美元,领跑全球;而美国排名第二,总规模为916亿美元,比中国低了22亿美元;此外,世界其他地区的风投总额加在一起为534亿美元,差不多仅为同时期中国风投总额的一半。

(Crunchbase数据:中国风投总额超过美国)

今年6月蚂蚁金服获得140亿美元C轮融资,是风投历史上最大的一笔融资;商汤科技今年连续获得多笔大额投资,包括4月阿里领投的6亿美元C轮融资、5月获得6.2亿美元C+轮融资、9月软银中国的10亿美元;此外还有多起金额在5亿美元以上的投资事件。

在这些“超级风投”的背景下,中国与美国风投总额22亿美元的差距似乎不算大,但Crunchbase在其报告中强调,“整个世界范围内的创业生态系统正在发生转变——从过去由美国主导转变为由中国来推动,这是一个非常显著的转变。”

而在中国超越美国领跑全球风投市场的同时,另一方面,中国投资机构的募资情况正呈现水火之势,马太效应越来越明显。

一位FA向《财经》记者表示,目前人民币基金募资的确相对困难,美元基金募资情况则相对乐观,但呈现出向头部机构集中的趋势,“留给中小VC/PE机构的钱越来越少了”。

据硅谷科技媒体The Information报道,越来越多的顶级风险投资公司正在努力成为“一站式商店”——从企业的早期阶段到他们准备在股票市场上市的那一刻,持续为企业家提供服务。

10月12日,晨兴资本宣布完成最新一期超10亿美元的基金募集;9月20日,高瓴资本宣布已完成规模为106亿美元的新基金募资工作,超过KKR去年成立的一只亚洲私募基金的93亿美元纪录,成为亚洲私募基金的新王者;据路透社报道,红杉资本中国正与京东以及国有风险投资基金一起筹集大型基金,规模将达到400亿元人民币,约合58亿美元。

GGV也是其中的幸运儿。

在成立18周年之际,这家投资机构于10月24日宣布完成总额为18.8亿美元的新一期基金募集,其中包括GGV Capital VII及VII Plus,共计13.6亿美元;GGV启航基金二期,共计4.6亿美元;GGV Capital VII的创业者基金,共计6000万美元。新一期基金的管理合伙人包括符绩勋、李宏玮、童士豪、徐炳东、Glenn Solomon和Jeff Richards。

年初,在本轮募资完成之前,GGV刚刚完成第一支人民币TMT基金,总计15亿人民币(约2.25亿美元)的募集。这使得GGV总共管理的资产达到13支基金,约62亿美元。

成立18年以来,GGV累计投资296家公司,其中独角兽公司56家,33家成功上市,包括了阿里巴巴、滴滴、小米、去哪儿、Airbnb等互联网巨头。在过去的18个月期间,GGV的管理团队给LP带来了超过10亿美元的现金回报。

本周早些时候,GGV管理合伙人符绩勋、李宏玮、童士豪、徐炳东、Jeff Richards接受了《财经》等媒体的采访,他们详细阐述了GGV的全球投资视野、投资风格、关注的创业者品质、投资机构在并购中的角色等问题。

全球视野、主题式投资

如果说十年前的互联网是美国单纯向中国输出模式的话,那么过去的五年,徐炳东认为是中国向全世界输出模式的黄金年代。一个团队同时在中美两个市场进行投资是GGV的核心竞争力之一,由此形成的全球化投资视野正让GGV从中受益,占据更大的优势,看到很多别人看不到的机会。

全球跨境移动电商平台Wish就是其中一个典型例子,Wish是童士豪代表GGV“把中国模式向美国输出的第一个项目”。在美国市场,童士豪发现“多数美国消费领域的投资者都希望躲避亚马逊已经切入的中低端市场,所以投了很多做高端市场的公司,反而美国的草根市场没有人关注。”

而这正是全球视野帮助童士豪看到的机会,在见证了淘宝的崛起之后,童士豪深知中国四五线城市的巨大市场潜力。即使在当时Wish无人问津的情况下,基于中国市场的经验加上对美国社会的了解,童士豪依然选择了投资这家公司。

数据可以证明童士豪的选择没有错。GGV投资时Wish估值不到1亿美元,5年过去,这家公司的估值增长了102倍,GMV增长超过3000倍,2017年收入超过10亿美元。

除了Wish,童士豪还按照“草根市场”的思路投资了OfferUp(二手交易平台)、Posh Mark(女性二手服装交易平台)、ibotta(返利工具)等公司,在美国电商APP排名TOP 15中,GGV投资的公司占据了四席。

目前,GGV的投资主要涵盖消费新零售、互联网服务与社交、企业服务与云、前沿科技四大板块,投资阶段从早期覆盖到上市,六位管理合伙人有各自的投资重点,而团队在进行投资时,习惯于围绕一个大主题布局整个产业链。

符绩勋以出行举例,GGV在早期投资了滴滴,后续对标到东南亚,投了当地的移动出行平台Grab;在共享单车行业,GGV于2016年在中国首先投资了哈罗单车(后改名哈啰出行)后,又对标到美国和巴西,分别投资了当地的共享单车公司Limebike和Yellow;后续GGV又投资了更大型的交通工具,包括小牛电动和小鹏汽车;围绕出行产业链,GGV还投了一系列支持智能出行的基础设施项目。

“我们是围绕一个大主题、整个产业链去进行全球投资布局。”符绩勋总结道。

一次特别的投资

哈啰出行是GGV一次特别的投资。

特别体现在两处,GGV投资哈啰出行(彼时还叫哈罗单车)时,这是一个转型项目,而当时的时间点,共享单车行业的领头羊摩拜单车和ofo小黄车正在一线城市大肆投放单车,竞争已然白热化,多数人都认为第三名之后的玩家已经没有太多机会。

哈啰出行创始人、刚满30岁的杨磊从22岁就开始创业,是出行领域的一名连续创业者,2013年杨磊创立爱代驾,用了一年时间成为代驾行业第二名,2015年7月杨磊辞去爱代驾CEO职务,两个月后,杨磊成立智慧停车项目“车钥匙”,通过APP一键呼叫专人泊车还车,同时对停车场资源进行整合和管理。2016年9月,杨磊决定转型进军共享单车行业,成立哈罗单车。

GGV此前投资了杨磊的“车钥匙”项目,在得知其将要转型时,符绩勋回忆他当时拉着李宏玮、童士豪一起跟杨磊聊了几个小时。“杨磊决定初期避开摩拜ofo所在的一线市场,向二三线城市开始打,而在技术和运营上,杨磊希望能做得比另外两家更高效。他当时在福建的某一个城市已经做了试点,拿一些模型跑给我们看。”杨磊的个人感染力、分析和拿出的基本数据最终说服了这三位管理合伙人,他们决定赌一次。

李宏玮评价投资哈啰出行是一次特别的投资决策,“他当时车钥匙项目做得不好,一般情况下,转型不是每个投资人都会再追加,而且你现在又要转型进入一个剧烈竞争的市场,摩拜和ofo背后很多大基金都已经站队了,我们还敢下注。”

这次投资让GGV内部意识到,一家公司最后能够脱颖而出,重点在于战略选择和运营。杨磊的出现,让GGV愿意去赌一赌,也让他们明白,未来像杨磊这样的创业者会越来越多。

并购案中投资机构的角色

作为GGV六位管理合伙人中资历最丰富的一位,符绩勋操作过包括运满满和货车帮、美丽说和蘑菇街、携程和去哪儿、优酷和土豆等多起大并购,他评价这些并购案,是市场进入到饱和期后会逐步进入的整合状态,“要么你把对方打死,要么你就跟对方合并”。

在合并过程中,最具挑战的是什么?符绩勋认为,“其实就是管理的过渡,管理过渡得好,合并才是完美的。”

符绩勋回忆他主导优酷和土豆的合并案时,发现合并中最难的是前面的一百天到二百天,“因为这时团队的阵痛是巨大的,总有一方要融入另外一方,其中有文化、团队等等各种各样的碰撞跟交集。”当时优酷土豆成立了合并委员会,符绩勋在其中待了将近半年时间,每周或者每两周开一次会,主旨就是谈合并中团队的各种问题怎么解决,怎么去面对。

“会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吵,这么多高管总监副总在一起,这个东西分给谁,那个东西分给谁,合并后的老大有他自己的一套嫡系管理团队,但是他又要能够很中立得去融入后续进来的团队,要不然流失率很大。”符绩勋说。

而投资人在其中扮演的角色,符绩勋认为是沟通和说服,“当时我们在主导优酷土豆合并的时候,我们就比较主动得去拉其他投资人一起去沟通,因为一山不能有两虎,总会有一方的团队要放弃,所以放弃的过程是需要去沟通的。”

全球经济下行的挑战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其10月9日最新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中指出,贸易紧张局势升级导致经济增长减速,并将2018年至2019年全球经济增长率由4月份预期的3.9%下调至3.7%,部分新兴市场的前景走弱,这是IMF自2016年7月以来首次下调全球经济增长预期。

面对全球经济集体下行的市场环境,李宏玮认为GGV有18年历史,期间经历过六次高峰低谷,从互联网泡沫破灭到亚洲金融危机,“什么东西都看过。我们不会今年投今年退,从宏观角度,我们知道该如何理解市场的高低。”

在2018年前十个月,GGV共有18个项目退出,其中包括5个IPO(51信用卡、小米、小牛电动、英语流利说、Domo)。

尽管部分公司上市后表现不太理想,但李宏玮觉得,“如果我们长期看好,我们有时间可以等。上市只是一个起点,对公司来说是一个很好的练兵机会。真正的价值不是体现在纸面,而是有人愿意付钱买股票。”

李宏玮还举了2012年YY上市的例子,那一年整个中概股就两家公司IPO,上半年唯品会,下半年YY。YY上市当天市值只有6亿美金,“老外看不懂什么是粉丝经济,谁在网上唱歌还能赚钱?但是YY今天也有40亿-50亿美金的市值。”

在徐炳东眼中,市场环境带来的变化,不管是对投资机构还是创业者来说,“每一种变化都是机会,市场最怕的是没有变化,每次有变化的时候就会有些新的异军突起的企业。”

  版权及免责声明:凡本网所属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环球光伏网”,违者本网将保留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的权力。凡转载文章,不代表本网观点和立场。

延伸阅读

最新文章

【重磅】汉能拟私有化并转战A股 复牌无望or顺势而为? 【重磅】汉能拟私有化并转战A股 复牌无望or顺势而为?

精彩推荐

产业新闻

为何阿里与腾讯都在进军产业互联网? 为何阿里与腾讯都在进军产业互联网?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