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水逆期”:全球科技行业八大败局盘点


来源:盖饭科技实录   时间:2018-12-17 15:00:13


划重点:

1滴滴的顺风车业务在经历了两次司机杀人事件后宣布无限期下线,除了用户对滴滴企业的声讨指责,国家层面也开始组织检查组入驻滴滴公司进行检查。2几年前,或许贾跃亭从未想到从乐视到法拉第未来最终“窒息”的只有自己孤家寡人,在乐视崩盘、孙宏斌泪洒发布会一年之后,法拉第未来与恒大健康对簿公堂,贾跃亭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摇摇欲坠。3成立于2005年的人人网,迄今已有13年历史。人人网13年,从辉煌到崩溃,好似一场青春的大梦。秋水共长天一色,狗血与情怀齐飞。4在转型做智能手机后,金立从2013年起一直在亏损,费用大,产出不大,持续负现金流,一直通过银行输血。从2013年到2015年,金立平均每个月亏损不低于1个亿,到2016年和2017年每个月亏损不低于2个亿。

2018年是属于互联网独角兽的年份,纷纷赴美或赴港上市:爱奇艺、B站、小米、美团点评、拼多多、趣头条、英语流利说……

伴随繁华一起到来的,还有泡沫。

2018年的中国互联网企业其实是更缺钱了,今年是2015年以来的连续第3年融资事件和金额下滑。2018年创业公司新增融资7131起,比去年同比下降23%。

千帆与万木旁边总有沉舟和病树,成功的故事都是相似的,失败的故事则各有各的不幸。许多曾经风光一时的新兴领域,都在今年遭受重创:共享单车小玩家纷纷入土,摩拜卖身美团、ofo濒死;新零售行业,忙着收购、合并、撤架。

历史不只属于英雄,时值岁末年初,这些曾经风光无限的明星公司,它们的败局是互联网行业2019年的一面镜子。

滴滴出行:

顺风车司机杀人事件,无限期下线顺风车业务

2018年5月10日,河南祥鹏航空空姐李某搭乘滴滴顺风车遇害,经法医鉴定,受害者李某两条动脉血管都已被割破,而心脏处的刀伤也是足以毙命的致命伤,全身上下约莫有二三十处刀伤。

2018年8月24日,在空姐遇害案刚过去三个多月,温州乐清女生在白天乘坐滴滴顺风车遭性侵和杀害,和此前空姐一样,这名赵姓女生也是20岁出头,也曾向好友发微信求救。

顺风车事件发生之前,滴滴也频频爆出此类消息,而且遇到的问题普遍与人身安全相关,滴滴司机殴打乘客、滴滴司机持刀要挟乘客删差评、滴滴司机猥亵女乘客等……滴滴对于投诉,态度很好,但解决力度稍弱,乐清事件更是将滴滴直接推向了风口浪尖。

此后滴滴于9月8日-14日暂停了深夜出行服务,又被指违反了《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未提前30日通告算违规。

滴滴的顺风车业务在经历了两次司机杀人事件后宣布无限期下线,除了用户对滴滴企业的声讨指责,国家层面也开始组织检查组入驻滴滴公司进行检查。

将针对此前发生的几起恶性事件所暴露出平台公司应急处置上的漏洞和保障乘客安全、确保安全生产能力上的不足,进行整改监察。

18日滴滴深夜出行业务恢复上线,也新增了对司机的实名识别功能,但又被抨击安全考核过于简单,企业新增措施略显敷衍。

看来对于滴滴的“民愤”不是一时半会能够消解的。

ofo:

钱荒告急被诉讼

短短3年时间,ofo小黄车急速生长。今年ofo渐渐失去对路线的控制。问题首先暴露在供应链上:ofo的一家智能锁供应商因被拖欠服务费决定暂停对ofo的服务。而自今年下半年以来,因拖欠货款等问题,ofo已多次被物流方和自行车供货方告上法庭。

随之而来的是部分消费者押金退取不畅。第三方数据平台显示,今年8月起,针对ofo的投诉量大幅增长,到11月达到最新峰值;而ofo退还押金的期限由最初的秒退,延迟至15个工作日。

ofo资金紧张的消息最近不断传出。首先从ofo办公区域的缩减就可窥见一斑。ofo此前在中关村理想国际大厦的总部有4层,今年9月已经缩减至2层;今年11月又整体搬到丹棱soho 3楼。ofo方面表示,“与理想大厦的办公室租约已近终期,根据现阶段公司业务发展需要和综合成本核算,办公地址将更新为互联网金融中心。”

其次,ofo被多个供应商起诉,近两个月ofo名下超过2500万的资产被列入执行标的。比如ofo在10月24日被执行833万余元的资产冻结,10月31日又被执行1205万元。此外,今年8月,因拖欠6800余万元货款,ofo被合作伙伴、自行车生产企业上海凤凰企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告上了法庭。

那么,ofo为何会走到这一步呢?首先,公司没有一个明确的盈利模式,每辆单车的成本大约在上千元,由于政策的规定,单车上不能投放广告,加上行业的竞争,许多的企业推出了免押服务。此时,共享单车的盈利几乎捉襟见肘。加上高昂的维护成本,致使ofo的“烧钱”越来越厉害。其次,ofo内部管理混乱,管理层贪腐严重。在单车运营和维修等方面,许多ofo管理人员虚报数据。更进一步加大了公司本身烧钱的速度。最后,就是受到了行业的冲击。随着共享单车的火爆,许多城市已经出现了饱和的状态,甚至出现了共享单车的“坟场”,因此ofo走到如今这个地步,也是必然的。

锤子科技:

10亿融资未能转局,再陷崩盘边缘

锤子科技自2012年成立以来,至今已磕磕绊绊走过了6年。今年是锤子科技至关重要的一年,公司战略从原来的主打手机逐步转变向生态布局。

资金不足是锤子科技的命脉所在,在不断开发布会的同时,罗永浩也在创新中不断探索其他途径。8月,由锤子科技投资,“北京快如科技”研发的社交App子弹短信问世。这款曾号称要颠覆微信的产品,虽然刚推出时在朋友圈和各种微信群刷屏,但是不久以后也就泯然众人。

11月6日,在成都公司解散风波中,锤子科技依然还在持续着最后一场发布会,一场没有手机的发布会。继成都公司解散后,一连串的负面消息围绕锤子科技集中轰炸。

随后被罗永浩视为能够挽救锤子科技的CTO吴德周,已经计划离开,锤子上海子公司月底也将面临解体。

11月13日,媒体发布《锤子生死劫》的文章再次将锤子科技推向风口浪尖。文章重点阐述了5件事:

1、京东每个月的回款占到锤子现金流的60%以上,现在每个月的回款越来越少,不够员工开支。传闻京东金融供应链贷款提前断了。没钱启动手机新品了。

2、“老罗忙的时候经常忙到凌晨3-4点,在公司睡觉,第二天早上8、9点洗个脸,刷个牙,凉水冲个头又开始工作。他非常拼。”

3、留在老罗周围的都是对老罗深度信服,有些人会说:老罗,你说什么都对。

4、老罗是个自负又自卑的人,他有重度社交恐惧症,很害怕在电梯里遇到员工或者合作伙伴。

5、锤子大规模裁员已经开始,据说要裁至40%。

锤子的坏消息可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罗永浩正在拟律师函的时候,前员工拉横幅讨薪事件再次将锤子科技推向更大的困境。11月13日,一则锤子科技前员工到北京锤子科技公司楼下拉横幅讨薪的新闻又被广泛流传,让公司公关疲于应付。

除负面新闻外,曾在发布会上宣称5个月后上市的TNT如今依然未上市。锤子科技的下半年似乎又回到了2016年濒临“死掉”的状态。

贾跃亭:

法拉第资金断裂,年底或将全面破产

说到贾跃亭,其实很多人在乐视时就已经知道他了。贾跃亭2004年创办了乐视,乐视的起家与发展离不开借款与融资。贾跃亭起初借款用于做网络视频平台——乐视视频,并在视频方面进行了扩展,比如成立乐视体育、乐视影视等。2010年乐视上市,贾跃亭开始了大规模的融资与扩展,陆续进军了电视、手机、汽车等烧钱的行业。不过,由于长期入不敷出,乐视最终在2017年爆发了资金链断裂问题。

乐视爆发资金链断裂问题后,贾跃亭欠了大量的债务,各大与乐视合作的企业纷纷要贾跃亭要债。贾跃亭于是去了美国避风头。追债的风波逐渐变小,不过到了2018年下半年,乐视债务问题又开始爆发了,许多债务主都向乐视催债。而乐视则是催贾跃亭给钱。

日前,乐视网“债务告急”,要求贾跃亭以FF抵债。乐视网在公告中表示“上市公司将要求非上市体系关联方优先以现金偿还债务,在关联方公司未满足前述现金偿还情况下,上市公司优先要求FF相关资产或股权抵偿债务。”

几年前,当贾跃亭站在舞台上伸出双手、大声呐喊“为梦想窒息”的时候,或许他从未想到从乐视到法拉第未来最终“窒息”的只有自己孤家寡人,在乐视崩盘、孙宏斌泪洒发布会一年之后,法拉第未来与恒大健康对簿公堂,贾跃亭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摇摇欲坠。

今年6月,中国地产巨头企业恒大地产旗下的恒大健康斥资8亿美金入驻法拉第未来汽车,然而到7月贾跃亭就提出这8亿美元已全部用完,要求恒大方面提前支付7亿美元,但两个月里如何烧光8亿美元,钱是如何花出去,法拉第未来方面一直未给予回应,完完全全就是一笔糊涂账。在没达到合约付款条件下,贾跃亭就要求恒大再次付款引起了恒大方面的警示,而此后法拉第未来方面以此为借口在香港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剥夺恒大作为股东享有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并解除所有协议,试图将恒大方面踢出局。

没有了恒大的资金支持,法拉第未来再一次陷入了资金危机。近日,法拉第未来一名高管在最近召开的全体员工大会上称,该公司现有资金仅够让剩余大约600个员工按照降薪标准维持到11月30日。如果没有新的资金进来,那么该公司到12月中旬就会用光所有现金,根据上述法庭文件显示,在10月初,FF还欠供应商5900万美元。在9月初,它只有1800万美元现金。

人人网:

2000 万被卖贱卖,web时代社交媒体正式落幕

成立于2005年的人人网,迄今已有13年历史。

13年间,它曾有过极为鼎盛的岁月——2008年至2010年,用户数不断攀升,2010年底,人人网的注册用户超过1.7亿,活跃用户也超过1亿,到了2012年,更是占据大学生市场的75%的份额,然而,从2013年开始,人人网就开始陷入挣扎。而随后几年,人人网的业务发展持续走偏,2014年底开始布局互联网金融业务,上线大学生分期购物平台“人人分期”;2016年第二季度启动直播业务,推出了人人直播;2017年,陈一舟宣布发力二手车销售和金融业务。粗略统计看来,2016年,用户活跃已跌至3000万左右,目前来看,活跃用户度目前不到1%。

在几乎跟风了所有的风口之后,今年8月,陈一舟发布了一封长信,期间历数了人人网这些年的发展轨迹,自己经历的辛酸曲折,坦言到,希望用户来决定人人网的未来。

但也许是时机不对,用户早已丧失了对人人网的热情,在这封信的留言下,几乎找不到有信息点的回复,有的人表达了失望、有的人表达了愤怒,甚至有很多嘲讽留言,但是没有人愿意为人人网的转型出谋划策。

这封信的余音未散,人人网就已经宣布以2000万美金被卖掉。

人人网13年,从辉煌到崩溃,好似一场青春的大梦。秋水共长天一色,狗血与情怀齐飞。

金立:

破产重整落地,老板塞班赌钱输了十几亿,总负债超200亿

近日,喧嚣了半年的金立破产重整事件迎来了最新的成果,根据金立债权人的初步讨论结果,金立将破产重整正式落地,11月23日、28日、12月10日,金立内部召开了三次债权人会议,明确金立将破产重整。

金立手机在2002年成立。作为我国国产手机的老大哥,2010年,金立手机的市场占有率位居第三,仅次于当时的诺基亚和摩托罗拉,成为中国第一大国产手机厂商。

而根据2016年金立发行规模为10亿的私募债“16金立债”时披露的财务数据,2016年,金立营收达到270多亿,净利润13.3亿,当年现金余额为7.3亿。2017年上半年,金立营收则为150多亿,净利润则为7.6亿,现金余额10.3亿。

据悉,金立集团总负债超200亿元。为何1年前净利润为7.6亿元的金立集团会突然倒塌?

不少人认为原因是董事长刘立荣挪用公款去塞班岛豪赌。刘立荣承认在塞班岛参与了赌博,称输了有十几亿。

不过,这不是金立根本原因,刘立荣输掉公司资产只是加快了破产的节奏,金立创始人刘立荣表示,直接原因是资金断裂,根本的原因是长期以来公司都在亏钱。

在转型做智能手机后,金立从2013年起一直在亏损,费用大,产出不大,持续负现金流,一直通过银行输血。从2013年到2015年,金立平均每个月亏损不低于1个亿,到2016年和2017年每个月亏损不低于2个亿。

Facebook:

面临史上最大危机,黑公关丑闻震动美国会

2018年对于 Facebook 来说,绝对称得上是很糟糕的一年。陷入了不计其数的丑闻。

在今年的3月份爆发了隐私泄露的危机,使得Facebook则一时间成为了人们争相讨伐的对象。

“删除Facebook”一时间成为了网络的热门词语,原本忠于Facebook的大批用户一时间纷纷删除了账号,并且开始讨伐Facebook泄露客户隐私的行为。

然而,在Facebook遭遇“泄露隐私”危机之后,创始人扎克伯格的“完美人设”和“公开道歉”似乎让Facebook的危机有所缓解,但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近日,Facebook又出现了“黑公关”的事件,这使得Facebook的危机变得更加严重。

日前,《纽约时报》曝光Facebook雇佣黑公关写竞争对手谷歌和苹果的负面。据外媒最新消息,此事震动了美国国会,多位议员发信对扎克伯格展开质询。议员们在信中指出,自从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之后,美国政府和Facebook公司的内部调查都证明,Facebook并未有效保护22亿用户的个人隐私,而且Facebook也没有执行相关的准则,避免外国机构操纵Facebook平台。

之前,Facebook已经爆发了“英国剑桥分析公司丑闻”、“五千万用户数据被盗”等事件。据《纽约时报》最新报道,Facebook曾经雇佣了华盛顿市的公关公司“Definers公共事务公司”撰写文章,打击谷歌和苹果。一些文章还千方百计淡化俄罗斯机构利用Facebook干扰美国总统大选事件的影响,为该公司“洗白”。

在一个接一个的丑闻下,Facebook、扎克伯格和桑德博格的个人形象已经暴跌,舆论要求扎克伯格和桑德博格辞去职务,让其他更有能力的高管来掌管海量用户的隐私数据。

在“黑公关”之后人们似乎对于创始人扎克伯格的“人品”产生了怀疑,于是各种黑料被爆。看似“亲民”的阳光大男孩的形象其实都是装出来的,更有公司员工爆料,他对待员工十分不友好,甚至曾经用水泼员工的电脑,仅仅因为程序没有写好。看似“彬彬有礼”其实曾经大骂自己的“金主”是个“碧池”等等,如今在网上随意一搜,扎克伯格不再是那个“完美男人”,而是一个满是黑料,善于建立人设的“伪君子”。

数字货币:

盛极必衰

每一年,都会有无数企业、产品、概念诞生、发展、变革和死亡,2018年也不例外。

2018年,被万众期待的区块链仍然在缓慢前进,从宠儿到弃儿,是ICO2018年大起大落的命运。

ICO ,全名Initial Coin Offering,中文名是首次代币发行,源自股票市场的首次公开发行(IPO)概念,是区块链项目募集比特币、以太坊等数字货币的融资行为。

ICO一度引发币圈狂欢。从2016年开始受到关注,在2017年引来大爆发,ICO的融资金额从2.28亿美元迅速增长至26亿美元,融资项目数量翻了四倍。

虽然去年9月被国内监管机构叫停,但沉寂一段时间后,ICO在今年年初再次喜迎新高峰。

据普华永道咨询公司和瑞士加密谷协会发布的一份联合报告显示,在2018年前5个月,ICO的规模就已经是2017年全年的两倍,ICO数量达到历史新高。

根据这份报告,截止2018年5月,注册发行ICO的企业共537家,总共筹集资金超过137亿美元。

最亮眼的ICO项目是Telegram和EOS,其中Telegram ICO筹集了17亿美元,而EOS则筹集了41亿美元的资金。

不过,随着加密货币行情持续大跌,投资者对ICO的热情骤冷,ICO很快从被众人追捧到逐渐冷场,既失去了合法的土壤,也失去了生长的空间。

对于依靠ICO去年暴涨的以太坊而言,也因为ICO的没落陷入了漩涡。

结语: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互联网生死劫每年都会上演,如草木枯荣一般无法避免。

前几天王兴转发了一个段子,引起热议:2019年可能是过去十年里最差的一年,但却是未来十年里最好的一年。从悲观的角度理解,就是前十年、后十年加在一起,一年不如一年;从乐观的角度看,今年总是比来年好。

  版权及免责声明:凡本网所属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环球光伏网”,违者本网将保留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的权力。凡转载文章,不代表本网观点和立场。

延伸阅读

最新文章

涉多个电力技术项目!2018年度环境保护科学技术奖拟授奖项目名单公示 涉多个电力技术项目!2018年度环境保护科学技术奖拟授奖项目名单公示

精彩推荐

产业新闻

河北省2018年节能低碳技术(产品)及系统节能集成方案推荐目录公示 河北省2018年节能低碳技术(产品)及系统节能集成方案推荐目录公示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