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债额连年超1900亿元 河北最大煤企经营业绩频亮红灯


来源:中国能源报   时间:2020-08-01 15:24:26


“请你集团与冀中能源集团协商,对其发行债券提供担保。”河北省国资委日前对河钢集团、开滦集团、河北港口、建投集团等四家公司下发的一则通知,让冀中能源集团近年来密集发债一事再度成为行业焦点。

(来源:微信公众号“中国能源报” ID:cnenergy 作者:武晓娟)

据记者了解,为解决资金问题,冀中能源从2017年开始密集发债,仅今年以来就已发行16笔债券,合计226亿元,但企业经营业绩并未好转。根据2017-2019年公开的年度财务报表,该集团总负债分别为1907亿元、1911亿元、1903亿元,资产负债率分别高达82.79%、82.44%和82.43%。而与此相对应的是,今年1-6月煤炭工业规模以上企业平均资产负债率为64.8%。在此背景下,冀中能源远超行业70%的警戒线,已成为典型的“负债大户”。

冀中能源并非个例。前不久,四川省最大煤炭企业川煤集团债务违约80亿元,开始进行破产重整。另有多位受访者透露,山西、甘肃及东三省地区多家煤炭企业目前也陆续出现债务危机苗头。冀中能源为何连年债台高筑?“东家起火,西家冒烟”,煤炭企业因何频现债务问题?

借新债还旧债,深陷资金困境

“冀中能源资产负债率高且流动负债占比高,这意味着冀中能源每年还款压力很大,去年仅利息支出就高达85.79亿元。依赖外部融资偿债,很容易陷入这种‘借新债还旧债’的恶性循环。”华北科技学院经济管理学院教授高新阳对记者说,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冀中能源应收账款、其他应收款项及存货分别为231.41亿元、154.81亿元以及104.33亿元,占流动资产的42%,在全球经济下行风险持续加大的背景下,上述流动资产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很难流动的。

北京能研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技术总监焦敬平指出,去年下半年煤炭行业价格中枢开始下移,冀中能源煤炭板块经营下行风险加大;化工产业也面临相似困境,上游价格下行造成化工产品价格承压;航空板块长期处于亏损;制药板块投入大,收益不稳定。

一位曾参与制定冀中能源发展规划的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冀中能源之所以深陷债务困境,一方面是由于在兼并重组、扩大规模和多元化发展等过程中投资金额过大;另一方面是由于煤炭生产仍是其利润的主要来源,但目前煤炭后续优质资源储备不足,现有资源开采难度加大,开发成本不断提高,导致主业盈利能力下降。此外,去产能、安置员工和老矿区转型升级难度大,也加重了企业负担。

多元化发展,出路还是包袱?

值得注意的是,在“十二五”期间,冀中能源提出了“一体两翼、多元发展”的战略方针,大力加速发展煤炭主业,同时依托华北制药和河北航空实现跨行业布局。

但西安科技大学管理学院副院长邹绍辉指出,经过多年发展,冀中能源各大产业之间并未形成合力,煤炭和新能源、医药健康、装备制造、化工(建材)、现代金融等错位发展水平不够,相互补位增效作用发挥也不够。

上述业内人士对此表示赞同:“目前冀中能源除现代物流外,其它多数产业规模都较小,缺少高端和具有竞争力的产品。而现代物流由于利润率较低、防范风险压力大、安置人员规模小等因素,不足以支撑未来冀中能源转型发展目标。”

据介绍,冀中能源的多元化发展战略,一度被不少业内专家认为是煤企做大做强的有益探索。但高新阳指出,目前来看,冀中能源的多元化发展战略不仅没有带来良好效益,反而加大了企业自身经营压力。

“隔行如隔山,在对新业务领域不熟悉的情况下所作的决策很难说都是明智的,决策失误不仅导致更多支柱产业难以建立,还会给原有支柱产业增加负担。”高新阳说,“搞多元化发展战略,不但要有雄厚的资金实力,还应具备很强的软实力。但由于煤炭企业大多还停留在粗放型管理阶段,管理水平、一线生产人员素质较低,研发能力、创新能力不足,除煤炭主业外,如何兼顾多产业综合发展本身就是多元化发展的大难题。”

“多元化发展本身没有错,也是煤炭行业应该坚持的方向。”邹绍辉指出,“过去讲多元化发展,倾向于产业链纵向延伸和横向关联,但现在看来这是有问题的,不应一味追求规模和全产业链发展。”

盲目扩张,煤企负债已成常态

据记者了解,饱受债务困扰的煤炭企业不在少数。多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尽管实施去产能政策以来,煤炭行业产业结构和布局得到调整,行业出现了短期利润回升,资产负债率有所下降,但除了国家能源集团、山东能源集团(新)、中煤集团和陕煤化集团等少数企业外,大部分煤炭国企,特别是老煤企,普遍存在资源赋存及开采条件差、生产成本高、人力负担重、企业盈利能力弱等问题。

“煤炭企业的债务问题,大多是由于前些年大量收购不良煤炭资源,以及盲目扩张造成的。”中央财经大学副教授邢雷直言,债务负担重是多年的老问题,既有历史原因,也有产业决策错误,还存在政府主管部门乱干预的问题,难以在短期内解决。

高新阳对记者表示,不少煤炭企业领导干部市场经济意识不强,总认为国企出了问题时会有国家兜底,在前一个经济周期中,对新上马项目的发展前景分析论证不到位,在经营战略调整方面也存在较大盲目性,摊子铺得太大,只重规模不重效益,给日后的生产经营带来较大隐患。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进一步指出,煤企现今普遍负债与早前政府主管部门的干预有很大关系。“企业发展较好的时候,不少地方政府将一堆与煤炭不相干的产业塞给企业,有的地方政府甚至强令煤炭企业收购资源不够优质的小煤矿。虽然‘好马拉快车’的初衷是好的,但现实却是‘慢车’太多拖垮了‘好马’。”

把握政策窗口期,做好“加减乘除”

当前整体宏观经济形势下行、煤炭和煤化工产品需求下降,使本就背着沉重债务负担的煤企资金流动性愈发紧缩,进一步放大了煤炭企业的债务压力。

冀中能源这类煤炭生产企业怎样才能迈过债务这道坎?邹绍辉指出:“对企业而言,首先应提高资产流动性;其次,在短期内降本增效,提高各产业的市场竞争力;另外,要进行长期的产业结构优化。”同时,焦敬平表示,希望政府多给予煤炭行业支持,从财政税费减免、债转股市场化等角度提出能够落地的金融措施,帮助煤炭企业摆脱短时困难。

为避免债务危机,多位业内人士建议,煤炭企业应围绕煤炭主业发展,适度多元化,避免盲目扩张。在此基础之上,有效处置僵尸企业,做到盘活存量和优化增量并举,减少无效供给,降低企业债务率。此外,高新阳还认为,可以充分利用疫情爆发后金融机构向企业大幅度让利的特殊时期,积极调整经营战略。

“总体来看,煤炭行业高质量发展仍然任重道远。”焦敬平强调,煤炭企业应回归主业,重新审视自己的主营业务,做好“加减乘除”,珍惜政策的窗口期,做好新旧动能衔接。

  版权及免责声明:凡本网所属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环球光伏网”,违者本网将保留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的权力。凡转载文章,不代表本网观点和立场。

延伸阅读

最新文章

长江环保集团长江大保护项目首笔运营费用到账 城镇生活污水处理或可实现良性循环 长江环保集团长江大保护项目首笔运营费用到账 城镇生活污水处理或可实现良性循环

精彩推荐

产业新闻

发改委印发《排水设施建设中央预算内投资专项管理暂行办法》 发改委印发《排水设施建设中央预算内投资专项管理暂行办法》

热门推荐